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二十四章 娶你

第二十四章 娶你

 热门推荐:
    “百里长倾,你可别忘了我手中还有姬无泪!”咬牙,周昱阳说。没有觉得自己很悲哀,口口声声一直说爱着的人,却一直被他当做挡箭牌在用,幸亏这时候姬无泪昏迷了,不然,听着这些话,她想她会痛恨自己识人不清。

    讥笑出声,百里长倾看着周昱阳,只觉得一阵的讽刺。

    上前,百里长倾低垂的眸子一抬,眸中精光四射,“还不动手?!”

    不明所以,周昱阳一滞,就看到怀中昏迷的姬无泪迭的睁开眼睛,一片白光闪过,继而,脖子一凉。

    不可置信的看着姬无泪,周昱阳能阻止姬无泪的,却没有阻止。

    “小、小泪……”惊诧到了极点,周昱阳的声音带着颤意。是心寒,是心凉,是心死,他一直都知道,就算姬无泪再怎么不喜欢他不待见他,至少,她绝对不会杀他。可是,眼前这一幕太过**,周昱阳手中力道一松。

    “动手!”眸子一沉,声音万分冰寒,坚定而决绝,百里长倾灼灼盯着姬无泪下令道。

    收到百里长倾的指令,手腕轻转,姬无泪横着匕首,将锋利的一面对着周昱阳颈部,最危急的一刻……

    一抹身影过来,击中姬无泪手臂,推开姬无泪搁在周昱阳颈部的匕首。

    “公主,你不能杀他!”对上姬无泪,蓝侍动作虽然避开姬无泪的要害,但语气坚决,一脸不容任何人伤害周昱阳一分一毫的模样。

    一眼斜过去,百里长倾示意姬无泪再上前,觉得哪里不对劲,周昱阳虽然伤,可脑子还在,这时候看着姬无泪如此听命百里长倾,周昱阳立马便知道,眼前这个姬无泪并不是姬无泪。

    恨恨瞪向百里长倾,周昱阳拔出剑,“百里长倾,小泪在哪里?你把小泪藏到哪里去了?”在房里的时候,姬无泪的所有反应都很真,一定是姬无泪,后来出来,想到那几条捣乱的狗,周昱阳想通了。

    对周昱阳猜出姬无泪不是真的不以为然,直直盯着“姬无泪”,百里长倾吐唇,“动手!”

    收到指令,“姬无泪”快速朝周昱阳攻过去。

    蓝侍见此,紧紧护住周昱阳。

    场面一片混乱,最后,是蓝侍替周昱阳挡了“姬无泪”的一剑。

    “遇到你,是我人生最悲哀的事。周昱阳,如果你还念着我替你受的这一剑,好好照顾我弟弟。”左边胸口一点红色一点点晕开,蓝侍看着周昱阳幽深的眸子,抬手覆上周昱阳捂在她剑端上的手,狠狠压下去,蓝侍看着周昱阳幽深的眸子终于露出她自己的倒影,这才满足的勾了勾唇,可一勾唇,艳红的血便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

    样子看上去狰狞恐怖。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为我挡住这一剑?”手颤抖了,周昱阳甩开握着剑的手,不明白蓝侍为什么要替他挡剑,更不明白蓝侍为什么要自己结束性命?还是握着他的手结束!

    紧紧抱起蓝侍,自从他见识过蓝侍的身手,刻意对她好,让她将全部展露在他面前,他却趁机带走她弟弟,拿捏着她这辈子最在意的人,他整整利用了她七年,七年里,她伺候过王侯,杀过高官,饥寒交迫的躲避过追杀,甚至让她顶着别人的脸去伺候姬无泪,周昱阳一直都认为,只要她弟弟一天还在他手里,蓝侍便会一直这么为他办事着,直到他目的达到,或者,直到蓝侍死去。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蓝侍不顾她弟弟?为什么蓝侍在没有他命令下敢死?

    抱着蓝侍的手一点点紧起来,最后,周昱阳一把端起蓝侍的脸,眸子狰狞。

    “周昱阳,现在,你成了瓮中之鳖!”淡淡启唇,百里长倾一袭白衣上前,而在百里长倾白衣的边角,是一点点血红的颜色。

    环顾四周,只见他带来的所有侍卫全都倒在地上,周昱阳松开蓝侍,对上百里长倾,“你觉得,你胜利了?”讥讽的勾唇,配着他眸子的猩红,周昱阳在没有任何跟百里长倾对峙的筹码的情况下,笑得不顾一切。

    侧头,幽了幽视线,百里长倾等着周昱阳接下去的话。

    而等到的,是老夫人的到来。

    看着人道里缓缓朝他走过来的老夫人,百里长倾袖子底下的拳头轻轻握起来。

    “长倾,听说你的大婚之日,私下邀请了周天子,周天子乃贵客,怎么能如此简单接待?”走进来,将百里长倾跟周昱阳对峙的画面自动撇开,将满地的尸首,满空气的血腥味撇开,老夫人走到周昱阳旁边,不顾百里长倾侍卫一把要拉住老夫人,让老夫人跟周昱阳保持安全距离的动作,强硬的走到了周昱阳旁边。

    老夫人这么一下动作,意思不言而喻。

    百里长倾,如果你在今天真的要对周昱阳不利,那你也就做好准备,准备她老太婆跟着一块死。

    看着老夫人紧抿着唇,百里长倾知道,老夫人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百里长倾,既然老夫人都说本王是贵客,你还不退下!”朝老夫人靠近一步,周昱阳很明显不止是要拿老夫人当盾牌,更是要拿老夫人当底牌。

    看着周昱阳,百里长倾嘴角轻勾,有他这么一位母亲,她都不顾自己性命也要周昱阳的安全,他能不放人?

    淡淡侧身,让出一条路,众人看到百里长倾让,也都一个个让开。

    在老夫人的带领下,周昱阳走到百里长倾身旁,嘴角是挂着最胜利的微笑,“今天这笔账,我看我迟早得跟百里大人算一算!”

    看着周昱阳走过去,百里长倾还保持着让道的动作,只不过,背对着周昱阳,百里长倾淡淡丢下一句话,“彼此!”

    大喜之夜,一胜一败,当百里长倾褪下白衣,换上顶着姬无泪脸的小绿递上来的大红喜服,百里长倾接过去,换上来,再看着小绿,启唇问,“她怎么样了?”

    “大人是问宋国那位公主还是郑国那位公主?”对百里长倾瞒着她娶别人的事情很有情绪,小绿说着,一点点擦掉脸上的药水,露出小绿自己那张脸。

    知道小绿生气,百里长倾也不再问小绿,径直朝侧院走过去。

    “哎,大人你的婚房在右边!”看着百里长倾朝左边走过去,一滞之后,声音带着笑意,小绿喊。

    摆了摆手,不解释,百里长倾步伐加快,身子遁入走边黑暗里。

    到了左边,左边的房子一样的满是大红喜色,看着床上的姬无泪,百里长倾很满意。

    手自袖子里面拿出一方红色盖头,百里长倾看着陌上娘跟陌上君喜结连理的图案,嘴角轻轻勾起来。继而,上前,将盖头盖在姬无泪面上,百里长倾合上衣服,躺在姬无泪旁边。

    被红盖头盖住,呼吸有点急迫,当被憋醒,姬无泪拿起红盖头,一滞。

    想到这是那个宋国公主用过的盖头,眸子一点点暗下来,姬无泪还没理清自己是怎么昏倒,怎么到了这里,周昱阳怎么不在,只是想趁着这点时间,好好发会呆。

    “这么看着它,看来,小绿说得对,你很喜欢这个盖头。”迭的出声,一手撑着床,托着脸颊,百里长倾看着近在眼前的姬无泪,心情异常的好,这般的眉眼,这般的弧度,才是新婚该有的。

    听到百里长倾的声音,侧头看过去,发现百里长倾竟然躺在自己身边,姬无泪呆。

    “夫人,为夫劳累了一个晚上,你看现在夜色也不早……”说着,眨眨眼,百里长倾心里还住有冷毅的记忆啊,这么妖孽,不是你冷毅的设定,咱能冷毅一点吗?

    发呆完毕,姬无泪坐起来,看着百里长倾的一身红,再看着不知何时给自己也换上的一身红衣,姬无泪忍住想上前,一声又一声跟他解释的冲动,讥讽的勾了勾唇,“一次娶两人,一个明着,一个背着,百里大人,你是想享受齐人之福,但是你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我愿不愿意?”

    坐起来,拥住姬无泪,百里长倾将下巴搁在姬无泪肩膀,声音带着一股疲惫,“我今晚只娶你一个。宋国公主从来都不会是百里夫人,今天不会,以后也不会。”

    嗅到百里长倾发间的血腥味,想到自己昏倒前见过周昱阳,姬无泪反身,一手握住百里长倾的手腕,“你身上的血腥味怎么这么浓?你是不是杀了周昱阳?”前世,现代,冷毅就杀了顾阳,姬无泪的心里已经容不下除了百里长倾的另外一个人,也就没有必要让周昱阳牵进来。

    蹙眉,看着姬无泪紧紧扣着他手腕,百里长倾嘴角的弧度平整一点,眸子也暗下一分,“如果我真的杀了他的话,你会怎么样?”如果不是老夫人突然过来,百里长倾保证他一定会杀了周昱阳。

    周昱阳不仅插手他的婚事,还设计老夫人,更重要的是,周昱阳如果跟老夫人合作,那么姬无泪的心脏,一定会是他们交易的筹码,不知道周昱阳会不会真的伤害姬无泪,但周昱阳跟老夫人合作,不管是老夫人还是姬无泪,一定有一个人会被周昱阳陷害。

    所以,为了一个所谓的百里皇绝,百里长倾根本就不想冒险。

    所以,最无害的方法就是杀了周昱阳。

    “百里长倾,你已经杀过顾阳,如果这个时代你再害周昱阳,我们之间的阻碍便会多上一个。”不想带着愧疚跟百里长倾生活,姬无泪只想阻止百里长倾。

    听着姬无泪的话,百里长倾眸子再暗上一分,“姬无泪,你这是不是高估了自己?我们之间?我们哪来的之间?”说着,百里长倾拂袖准备下床。

    自百里长倾身后抱住他,姬无泪一个踉跄,身子被喜服拖累,原本只想蹲着抱,不料竟然抱着百里长倾滚到了床上。

    当然,主要是百里长倾怕姬无泪摔着,稳住姬无泪,将自己放回床上。

    鼻翼对着鼻翼,姬无泪的手还搭在百里长倾的腰上,感受着百里长倾的呼吸,姬无泪想起那一幅幅画面,嘴角勾出弧度,“百里长倾,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了,你说我一次又一次伤害你,一次又一次的逃婚,我想起来,我确实逃婚了,是我对不起你。”

    认错,百里长倾这是第一次听到姬无泪认错。

    动作止住,看着姬无泪,百里长倾静静听着。

    “我想起冷铭泽,想起你如何的牺牲自己救了他,还想起我是如何紧随着你,跟着你一块到了这个时代。”

    “冷铭泽?是我们的孩子?”在他的记忆里,冷泪自他婚礼上离开,他抱着孩子回到酒店,之后,便是他满满的对姬无泪的恨意,根本就没有冷铭泽长大后的记忆。

    没听出百里长倾的问句,姬无泪跟百里长倾躺在床上,继续说,“对,冷铭泽是我们的孩子,这个孩子,不管男女,我们还是叫他冷铭泽好吗?冷毅,当初逃婚,我是受不了宁哲行的自杀,更是受不了自己是你侄女的事实,现在,我已经不介意了,跟你一样,不介意那些紊乱的关系,更不介意世人的眼光,爱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听着冷泪的话,那层被堵住的门似乎被打开,冷毅一点一点,想起来了,想起冷铭泽长什么样,想起最后的那几个月,他们度过了一段怎么样的日子,更想起来,是他允许冷泪随他死去。

    误会,如化开的冰一点点融了,百里长倾看着姬无泪,手中力道加重。

    继而,一个翻身,将姬无泪压在身下,百里长倾狠狠咬住姬无泪的唇。

    “小混蛋!”吻着吻着,百里长倾所有的记忆淹没了他,“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好久,这些年,我以为我等不到我的泪,可终于,我等到了!”

    心里担心着周昱阳,可记忆淹没得太快,她一步步顺着百里长倾的步骤,划入百里长倾的世界。</>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娶你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