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十九章 城墙之上,血染衣裳

第十九章 城墙之上,血染衣裳

 热门推荐:
    &;;我的孩子是百里长倾的!”

    耳边,还回响着这句话,周昱阳想阻止姬无泪,可还是没能阻止住。

    “周昱阳,这一世你派人刺杀我的事我不介意,也无所谓,只是,我绝对不会做你的王后!”

    低着头,周昱阳闷声笑出来,“姬无泪,你以为,在这个时代里,你一句不愿意,你便真的能不嫁?”抛出威胁的话,周昱阳低低的。在半夜,周昱阳的笑声,平添出一股阴森恐怖的感觉。

    风吹来,腥味随风似乎更浓了,看着周昱阳,姬无泪咬牙,继而,也跟着勾唇,笑出来,“如果你们非要拿权势逼人,我当然得嫁。反正不是落在你手里就是落在百里长倾手里,不过不管是谁,我都恨!”说着,翻身,姬无泪倔强的本性露出来,直直盯着周昱阳。

    看着姬无泪,死死搁在两侧的手一紧,周昱阳起身,弯腰抱起姬无泪,“既然这样,那我们的婚礼不日就举行!”

    没说话,将手挽上周昱阳颈部,姬无泪动作亲昵,内心却一片苍凉。

    “主子,你没事吧?”见周昱阳抱着姬无泪跨门一个趔踞似乎要摔倒,侍卫连忙过去扶住周昱阳,满头大汗,周昱阳将眸光定在姬无泪脸上,说了句“送进王宫”,周昱阳便身子一倒,落在地上。

    回头,看着周昱阳被他的另外两个侍卫抬起来,地上一片的血迹,看那个样子,不像是染了别人的,而像是周昱阳自己受伤了。

    收回视线,姬无泪淡淡启唇,“放下我吧,我是孕妇,但不是残废。”自己坐上马车,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还是姬无泪第一次跨出这道门。

    原来,这府邸真的是在王都里,马车走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她便听到守卫宫门索要令牌的声音。

    之后,顺利进宫,而一路上,鼻子前面的腥味也越来越浓。在腥味之中,还有一些洗刷地面的声音,和一些抬动重物,以及,铁剑铜鼎落到地面发出的响声。

    这一个夜晚,看来,是多数人的不眠之夜。

    “公主,主子交代过,这座殿子很干净,你今晚便先在这里住下来。”跟周昱阳一样,蓝侍的衣服也染了血迹,虽然没有周昱阳那么多,但闻着,还是闻出了杀戮的味道。

    蹙眉,轻轻掩住鼻子,姬无泪看着天色即白,突然好奇了一句,“你主子这么迫不及待要把我往王宫里送,该不会外边已经被百里长倾控制,目前,你们的重兵集结在王宫了吧?”真的,她这么好奇,只是觉得奇怪,如果周昱阳真的控制了王都,即将成为周朝天子,那他似乎不需要这么急迫,至少,不需要带着一身的血迹过来找她。

    听到姬无泪一针见血的质问,蓝侍眸子闪过慌乱,“公主,请!”没回姬无泪,蓝侍虽然是请,但语气不容姬无泪拖延。

    确实,这座殿子很干净,一点腥味都没有。也不知道周昱阳是提前交代了人让他们别碰这殿子,还是纯属巧合,姬无泪不想去深思这是不是周昱阳对她的细心和体贴,换下染了周昱阳血液的外衣,换上一件看上去挺干净的衣服,姬无泪合眼休息。

    这一夜,姬无泪没有做梦,睡得安好。

    只是,次日,响声有点大,吵醒了她。

    从来都知道新旧王朝更迭,会是惊天地的大事,但姬无泪不知道,这些事情有一天会围绕她发生。

    看着周昱阳一夜休息换了衣服精神抖擞出现在她面前,姬无泪再看着蓝侍手持利剑守卫在旁,都倍儿专注的盯着门口,姬无泪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没有人伺候她,她自己捞了件衣服披在身上,便也跟着周昱阳他们一块翘首以待。终于,有人进来了,是侍卫。

    “主子……”行礼,递上信,侍卫一脸的肃正。

    看完信,周昱阳转身,一把拉起姬无泪的手,“小泪,百里长倾以为派兵截住我的救兵便可以逼我交出你?你放心,就算我被困在王宫里,我也是大王,你也是王后。”说着,狠戾的瞪向蓝侍,周昱阳坚定出声,“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去拿出来!”

    盯着周昱阳,似乎有点不甘心,但最后还是乖乖听话,蓝侍离开。

    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姬无泪也只是刚刚吃了点东西,蓝侍便领着四个侍女一块进来。看着侍女手里一个个物什,姬无泪比了比自己腹部,“周昱阳,你当初的尺寸,现在怕是有点小,要不然,你让她们改一改?”

    捡起侍女托盘里的黑色朝服,周昱阳就这么换上,没理会姬无泪,对着穿衣镜,换上黑色朝服的周昱阳,英姿勃勃。

    而姬无泪的喜服,压根没有她担心的小了的问题。因为,姬无泪忘了,这个时代的衣服是两边开,两天拢,一条腰带便束缚住的。所以,不管你胖瘦,人家也可以装得下。

    摸了摸腹部,看着一身过分合身的衣服,姬无泪还算满意。艳红之中以金线为边,看上去鲜亮也大气,比起那种纯红色好看多了。

    “周昱阳,为什么我有种要跟你一块与世长辞的感觉?”要不是生命不多时,他们至于这么等不及?她是这样开玩笑的。

    不料,周昱阳却没笑,上前,牵着姬无泪的手,十指相扣,周昱阳温柔体贴,“如果到了那一步,跟你一块离开,也未免不是一件得偿所愿的好事。”说着,不顾身后拦住他的蓝侍,周昱阳径直牵着她的手,竟然穿过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走过很多很多的士兵,站到了城墙上。

    王宫的城墙,一般而言是高厚结实的,站在城墙上,还是跟周昱阳肩并肩手牵手,姬无泪低头往城下一瞥,不得不说,她不恐高,却还是害怕了。

    牵着姬无泪的手,平摊开来,周昱阳放大声音,眸子灼灼盯着城墙下方,姬无泪一眼认出来,却一眼都不敢看过去的方向。

    “百里长倾,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看着我跟她一块跳下来,要么,现在立刻退兵,滚出周国。”话里都是满满的威胁,但大概没见过威胁人还抵上自己性命的,一听周昱阳的疯话,城墙下的晋国士兵都倒抽一口凉气。

    “周昱阳,如果你想拿我腹中的孩子威胁百里长倾,但你没必要陪我一块跳吧?趁现在逃出去,相信你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问出所有人的心声,姬无泪说。

    一把揽过姬无泪,当着众人的面,周昱阳端起姬无泪下巴,眸中灼灼,看着姬无泪说,“山无陵,天地合,小泪,今天是我们的大好日子,如果不能跟你并肩坐上王位,就算我日后得到了王位又如何?!”

    不得不说,这一世的周昱阳,虽然一样的对不起自己,可跟顾阳相比,周昱阳已经有点打动了她。

    伸手,抵在周昱阳胸膛,姬无泪魅惑一笑,“可你赌错了,百里长倾不会为了我做任何退让。”想起床上剖腹的那一幕,姬无泪唇边的弧度更大,“他比我恨他,还要恨我。在他心里,我只不过是一个背叛了他,诋辱了他自尊心的女人而已。”

    拳头死死握在袖子里面,自从看到周昱阳将姬无泪带上城墙,穿着喜服那一刻,百里长倾的拳头,便没有松下来过。

    盯着城墙上暧昧着的两人,百里长倾唇边,一点一点,绽开一抹冷血的弧度,“她说得没错,周昱阳,如果你还有一点理智,便马上抛下她,自你的侧门逃去。这样,有朝一日,你或许真的会重掌周朝,报今日之仇。随随便便拿一个女人的性命威胁我?换个人或许我还会动容,姬无泪这个女人,她没资格!”

    抵着周昱阳的手瞬间紧起来,听着百里长倾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姬无泪突然溢满对百里长倾的爱恨,正对百里长倾,对上百里长倾冷血的眸子,姬无泪笑了,“既然我跟百里大人这么有默契,那百里大人,你不介意我早点结束你们的对峙,好让你早点回晋报喜吧?”说着,身子前倾,姬无泪几乎是整个上半身悬空着。

    全城倒抽一口气,看着姬无泪这一幕,所有人都以为姬无泪这是要自尽。

    不料,正凸起眸子,姬无泪突然生生后退,收回了所有动作,手搭在自己腹部,姬无泪自自己袖子里慢悠悠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对着百里长倾,将匕首抵在自己腹部,“百里长倾,你是不是希望我像刚才那样落下来?可惜,我让你失望了。刚才是周昱阳给你两个选择,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要么立刻攻城,给我跟你孩子还有周昱阳三个人收尸,二,退兵三十里,给我开道,我要离开。”

    姬无泪话落,周昱阳也一惊。

    “别过来!如果大家都那么喜欢第一个选项,那你们就动动试试!”其实,当百里长倾在她衣服里搜出这把精致的匕首,以为她是准备在跟陈君的新婚之夜自杀,其实,他错了,这把匕首,是她用来威胁百里长倾的。因为,她知道,不论是谁将她逼到绝境,她会威胁的,一直以来只有一个人。

    是那个一身白衣,被她死皮赖脸追了几个月的百里长倾;是那个说好将她交出去最后却放她回郑,心口不一的百里长倾;是那个发兵郑国,半道上将她劫走跟她一块吃螃蟹的百里长倾。

    侧头,盯着百里长倾,姬无泪等待百里长倾的答案。

    对于这个答案,她没有多大的信心,更没有笃定,只是,既然把她逼到这个地步,语气让周昱阳跟他谈判,倒不如换她来。跟百里长倾或者是周昱阳,她都不愿意。

    沉默,晋国士兵真是军纪严明。百里长倾沉默多久,士兵便静静等了多久,队伍整齐,眼神坚定,一点都没有好奇或者是慌乱。

    最后,良久到姬无泪以为今天得不到百里长倾给的答案的时候,耳边似乎传来百里长倾的声音。

    “姬无泪,你赢了!”六个字,带着浓烈的恨意,可百里长倾还是做了选择。

    抚着腹部,姬无泪低头苦笑,看来,还是这块肉的魅力大,够资格。

    “小泪,我说过,今日只有两种选择。”就在大家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周昱阳突然靠近姬无泪,将姬无泪扣在他怀里,手里,拿着姬无泪那把精致的匕首。

    侧头,看着自己颈部反着光的匕首,再瞥向周昱阳,姬无泪动了动唇,觉得很讽刺,“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周昱阳,你这是第二次做了。”第一次,是蓝侍的小刀,但那算是周昱阳的主使,所以将那次算在他头上,周昱阳不冤枉。

    低头,深深看了眼姬无泪,周昱阳坚定,“我说过,我一定会坐上王位,而你,一定会是我的王后。”说完,周昱阳对上百里长倾,手中的匕首一侧,刀锋便割破了姬无泪的肌肤,一道艳红的痕迹顿时滑下来。

    死死盯着城墙上的周昱阳,气到极点,百里长倾冷笑,“姬无泪,你看到没有,这个就是你深深爱着的男人,他现在正将匕首抵在你的头上!周昱阳,如果你下得了手,你就用力割下去!”

    百里长倾话落,周昱阳手中力道真的加重,本来只有一道细口子的颈部,迭的又多出来一道,看着姬无泪吃痛蹙起来的眉头,周昱阳抬手替姬无泪抚平,再对着百里长倾,周昱阳就像疯了一般失去理智,“说啊,继续说,百里长倾,如果你笃定我不敢,那么我也笃定了你不舍,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敢,谁舍,说啊,再说……”笑着,周昱阳见百里长倾一脸恨不得将他拆骨吃肉的模样,再将匕首抵到了姬无泪的腹部,“给你最后三声,百里长倾,如果我还没看到你退兵的指令,城墙上,将会滑出你的孩子的血水!”

    “一……”

    “二……”

    匕首,已经割破了艳红的喜服,姬无泪害怕,可她没动,看着像个魔鬼的周昱阳,紧紧闭上眼睛,等待她的命运。

    “退!”一个字,掷地有声,百里长倾一个字之后,又咆哮着喊了一遍,深深盯着城墙的姬无泪,百里长倾没说话,可看眼神,姬无泪便知道百里长倾在说什么,他说,姬无泪,看看你爱的男人是如何伤害你,看看,我说过要报复你,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痛彻心扉的感觉,如今,我做到了。

    百里长倾,真的下令退兵了。

    看着将她温柔抱入怀里极尽呵护的周昱阳,耳边,似乎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姬无泪只留着唇边的弧度,一动不动,似乎,腹部的疼痛没有感受到,颈部的刺痛也没有感受到,就如同一个被掏空的布偶,姬无泪不能言语,不能耳听。

    “怎么这么慢!我不是让他们待命的吗?为什么还没来?我要她的血止住,听到没有,我要她的血立刻止住!”将姬无泪抱到床上,周昱阳大吼,吓得身旁的侍女一个都不敢动。

    拿出随身携带的伤药,将药涂在姬无泪颈部,蓝侍看着翻起来的肉,眸子很沉。

    “小泪,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你别担心,孩子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烦躁的接过蓝侍的药,周昱阳害怕姬无泪这样空洞望着自己,却不理自己不听自己的样子,轻轻帮姬无泪上药,周昱阳忐忑害怕,似乎,刚才在城墙上做出那些动作的人,害得姬无泪此刻血肉翻开的人不是他周昱阳。

    百里长倾说得很对,她这一次,真的觉得比死还难受。

    口口声声说恨周昱阳,但在心底,只有姬无泪自己知道,就算说恨,她还是留有一份周昱阳的好。

    可就在刚才,周昱阳彻底将她心底的那份好给扒了出来,还给它鞭笞一遍。

    觉得自己像一个傻瓜,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明明受到过顾阳的伤害,可她还会自欺欺人的说顾阳能做到的事,周昱阳不会再做,顾阳是以前的,周昱阳是现在的。

    “小泪,你打我,你骂我都可以,我只是为了跟你在一起,我说过,与其没有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坐在王位上,我宁愿跟你一块跳下城墙。何况,我知道,百里长倾不可能看着你跳,他爱你,就跟我一样,打骨子里,就已经深深烙刻住你!”为自己辩解着,周昱阳见姬无泪没回他,又说。

    手指轻轻动起来,姬无泪缓缓瞥下头,忍住颈部的刺痛,这才看到旁边的周昱阳。

    “你说什么?”启唇,姬无泪问周昱阳。

    还想说什么的话全部说不出来,看着姬无泪,周昱阳松开姬无泪的手,站起来,留下他颀长的黑色华服。

    “姬无泪,我知道你已经彻底的对我死心,但是,就算这样,你这副没有灵魂的躯壳,它也只能陪在我身边。”回头,拳头紧握在袖子里面,周昱阳带着破釜沉舟的决然,“立刻召集王城外的护卫军和国内各大城主,即刻开始,全力追杀进入我国境内的晋国跟百里长倾!”

    话落,拂袖离去,周昱阳的身影消失在姬无泪眼角。

    紧紧闭上眼睛,姬无泪拳头握起。</>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城墙之上,血染衣裳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