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七章 调戏了他,还是挑衅了他

第七章 调戏了他,还是挑衅了他

 热门推荐:
    百里长倾本就不识方位,此刻慌乱之下带走她,走进一片树林,不仅马迷路了,百里长倾更迷。

    “你方才笑得好开心啊,跟老朋友狭路相逢很有缘分是吧!”既然迷路,索性就不走路,百里长倾见追兵没到,重重的摔下姬无泪。

    自己压着马,一个翻身,便稳稳的落了地。

    爬起来,正好看到百里长倾优雅的动作,姬无泪心里不平衡了。

    掸了掸艳红的衣裳,姬无泪道:“你认出了刺客就是上次那个?”

    “不止上次,还是上上次!”于树下休息,百里长倾勾唇。

    “上上次?”具她所知的次数,上上次就是在丞靳府邸的那次,惊讶的望向百里长倾,姬无泪紧张,“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为什么对杀你这么乐此不疲?”

    “与其在这里替我担心刺客,不如帮我找点吃的!再不吃东西,恐怕刺客不来追杀,我们自己先饿死。”看着为他担心的姬无泪,百里长倾心里溢出一阵暖流。

    嘟着嘴,姬无泪转身觅食,走前忍不住嘟囔一句男尊女卑的古代真坑!

    看着姬无泪不情愿但还是乖乖觅食的身影,百里长倾将双手放到脑后,悠哉的欣赏满是生机盎然的树林。

    看到一只鸟停在对面,百里长倾抬起手臂,鸟儿竟然扑哧着飞到百里长倾手上。

    回头看到逗鸟的百里长倾,百里长倾眸里温柔,逗鸟的动作迷人,只一眼,姬无泪便将这画面定在了心里。

    察觉到姬无泪的视线,百里长倾侧头,见姬无泪对他这么着迷不再冷眼,反而是勾唇一笑,似乎在说,本大人就是如此倾城绝色,丑丫头你就尽管羡慕嫉妒爱吧。

    被百里长倾的眼神感动,姬无泪乐颠颠跑开,一路都睁大眼睛给百里长倾觅食。

    终于,看到一条湖,姬无泪琢磨着百里长倾应该没吃过野外烧烤鱼,脱鞋下水,准备捞鱼的姬无泪欲哭无泪。

    这条湖里清澈见底,偏偏就是没一条鱼!

    郁闷的捡起石头,姬无泪打一个水花,脚下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掐住。

    低头一看,是一只张着钳子的螃蟹对她横眉瞪眼。

    忍着痛,姬无泪弯腰夹住螃蟹身,再顺手扯下几根草捆住螃蟹,就这样,以身捕蟹,姬无泪不到片刻便捉了六只。

    甩着草根,姬无泪得意的把自己收获的食物拿出来,“喏,这就是我们的午餐!怎么样,看上去很有食欲吧?”

    蹙眉,鄙夷的盯着姬无泪手中螃蟹,百里长倾嫌弃,“这东西全身都是壳,能吃吗?”

    !!!

    “别告诉我你们都不吃螃蟹的?!”这里有齐国,也就有海产品,既然有海产品,螃蟹也就会成为人们的桌中餐啊。

    没理姬无泪,百里长倾抬了抬赖在他手臂不离开的鸟,“要不?我们把它做成午餐?”

    嘴角轻抽,让她吃鸟还不如让她吃螃蟹!

    就这样,姬无泪吃蟹,百里长倾吃鸟,姬无泪借着百里长倾生起来的火烤了蟹,不知道怎么收拾鸟的百里长倾望着手臂上的鸟发呆,最后,姬无泪的蟹烤熟了,百里长倾手臂上的鸟飞到姬无泪身边,望着蟹一副嘴馋相。

    “有匕首吗?”捡起一只红蟹,姬无泪摊开手朝百里长倾要。

    将脚上的匕首抽出来给姬无泪,百里长倾看着出卖自己的鸟儿郁闷。

    借着一块大石头,姬无泪三五下就把蟹分开膛破肚分成两半。切好后,用匕首尖锐的那地方挑蟹肉,半响,一只蟹的蟹肉便都挑了出来。

    “给,尝尝!”将整只蟹肉挑出来给百里长倾,姬无泪端着蟹黄等百里长倾吃完蟹肉再让他开开荤。

    怀疑的望着白嫩嫩的蟹肉,百里长倾捡起一点放进嘴里,发现味道确实很鲜美,这才吃光了整只蟹肉。

    “这是蟹黄,味道也很好,你尝尝……”端着蟹壳喂到百里长倾嘴边,姬无泪愈发觉得自己有资格当妈了。

    瞧她照顾百里长倾照顾得多好!

    喂完百里长倾,姬无泪挑着蟹肉吃着玩。于这野外无人的地方,一个晒太阳,一个吃蟹肉,看上去岁月静好得好。

    突然,吃蟹壳里蟹肉的鸟儿扑哧一声飞到树上,还做出一副惊慌的鸟样。

    再吃一口蟹肉,姬无泪不鸟它。

    “快走,他们追上来了!”拉起悠哉的姬无泪,百里长倾抱着姬无泪跃上马。

    幸好马也吃饱了草,这时候驼着他们不带一丝疲惫,撒开马蹄就狂跑。

    “百里长倾,你是不是树敌太多?怎么这么多敌人?”

    紧了把放在姬无泪腰间的手,百里长倾一拉缰绳,驾马便扬起一堆灰尘。

    见百里长倾没搭理自己,侧头看了看百里长倾,见百里长倾紧抿着唇,一脸的肃正。顿时,往后看了看,姬无泪后知后觉意识到这次情况可能有点严重。

    果不其然,当她也跟着百里长倾严肃对待这次追兵事件,他们面前,就已经被三匹棕色的马追上。

    “百里长倾,今天便是你的忌日!”在这个时代,单枪匹马追人一般都是边远名族的特权,可姬无泪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大家都喜欢一马当先。

    那人说着,其中一人便挥舞着手中的铜剑朝百里长倾刺过来。

    心提起来,姬无泪正准备侧身过去替百里长倾挡剑,百里长倾却率先一把拉过自己,将自己的头按下,随着马一起避开那迎面过来的一剑。

    “谁派你们来的?”眼角瞥到一缕头发随风飘远,百里长倾声音发寒,这才有点正卿大人的威严可言。

    “周天子派我来的!”冷哼,刺客是拼了性命也要杀了百里长倾的趋势,见百里长倾有点在意姬无泪,便专挑姬无泪身上下手。

    被百里长倾死死按在他怀里,耳边全是百里长倾规律中有点快的心跳声,突然,刺客的长剑刺过来,剑头落在自己侧脸旁。

    “姬无泪!”猛的将姬无泪提起来,放到自己身后,不顾空出来的正面,百里长倾将所有力气放在他左手上。

    眸子绽大,看着一剑即将要刺向百里长倾,姬无泪惊恐。

    将姬无泪放到身后,堪勘躲过正面一剑,可还是被对方的剑刃割破了衣服。

    低头看着华服破开了一道口子,百里长倾双眼一眯,抽出腰间的软剑直直刺向刺客。

    没料到百里长倾手中有武器,之前袭击百里长倾的刺客被百里长倾一剑割断颈部动脉,自马上摔落而下。

    看着同伴倒下,其余两个人纷纷提剑攻上来。

    二比二,但是姬无泪这个二压根没战斗力,甚至还会拖累百里长倾,于是,姬无泪做好准备,准备与百里长倾一块赴黄泉,黄泉那地方,她有点好奇,毕竟,她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些记忆。

    可早说那就是全部的记忆她感觉又有点不对,似乎,记忆是记忆,只不过,记忆里,她还样了点什么别的。

    那些,似乎很重要,很宝贵的记忆。

    情不自禁,挣脱出百里长倾的怀抱,姬无泪不顾自己还在马背上,跳马而下。

    拖累不在,百里长倾手腕一转,便将前方一个人挑下去,带着一股子愠怒,百里长倾招招狠戾。

    虽然是靠父辈赢来的职位,可百里长倾不愧掌握一锅**权的将军,身手压根不低于面前的任何一个刺客。

    见百里长倾发威,刺客硬着头皮上来,最后,低闷声音,让百里长倾一剑刺进心脏位置。

    解决了刺客,百里长倾淡淡翻身,下马,抱起地上疼昏过去的姬无泪,眸子煞是阴寒。

    当大部队察觉出不对劲,派小队人马找到百里长倾时候,看着百里长倾怀里的姬无泪,众人默默低下头,脑中不约而同的想起姬无泪在城墙上调戏自家正卿大人的画面。

    不顾一行人的偷窥,百里长倾抱着姬无泪,走进车里,然后淡淡的叫了人急召医者。

    这一路,百里长倾都没将姬无泪假手于人,一直都是自己抱着。

    当姬无泪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晋国。

    虽然她现在不需要出嫁陈国,也不需要考虑姬兰跟她母亲,一切似乎没有不开心的理由,可,为什么这个人总能让她郁闷憋气?

    “百里正卿,你非要黑着一张脸,在我面前处理公事吗?”处理公事就处理公事,他贵人事忙,她理解,黑脸就黑脸,人都有个情绪不好的时候,她也理解,只是,为什么自她睁开眼睛,他就一直这么黑着脸,就一直这么盛怒非常的瞪着自己。

    没错,就是瞪。虽然百里长倾自她醒过后就没再盯着她,甚至一个眼神都没瞥过来,而稍微让姬无泪觉得百里长倾在瞪她的,就是百里长倾扫向宫人时候不经意瞥到她的眸光。

    喝下一口浓汤,姬无泪觉得肚子有点饿,看外边天色,现在应该不早,再看着矮几上的某人,姬无泪斟酌一番,还是出声了,“百里大人,请问我睡着多久了?”她真的是腆着脸问。

    闻言,幽幽睨了眼姬无泪,百里长倾继续写批文,蹙眉,认真的纠正姬无泪道:“不是睡,是昏迷。”

    一愣,姬无泪不明白是昏跟睡有什么大区别?

    不过,知道百里长倾此刻心情不爽,姬无泪也没跟他一般见识,就改口说,“好吧,那我昏迷多久了?”

    “两个时辰!”说完,觉得也有点不精确,百里长倾抬头,对上姬无泪,仍然是蹙眉,“自我们回晋国,你昏迷了两个时辰。”

    “恩,两个时辰而已,还好,还好。”自己不就是睡着两个时辰吗,百里长倾至于这么一副她睡了两天欠了他两万的模样,突然,想起那时候他们是在郑国去往陈国的路上,而那条路,虽然她不认得,但好歹也知道跟晋国不会太近,至少,跟晋国都城不会太近,因为,自晋国边界到晋国都城,她曾经就走过一天的路程,后知后觉,姬无泪惊讶,“回到晋国睡了两个时辰,那么我在回晋国的路上睡了多久?”

    听到姬无泪这么说,百里长倾眉头更蹙,继而,不咸不淡,百里长倾吐唇,“还好,你一共就睡了两天外加两个时辰。”

    摸向肚子,姬无泪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饿了。

    可是,就算她昏迷这么久,他至于生这么久的气?

    想问,可到嘴边,话却成了,“这么说,你守在我这里守了两天、外加两个小时?”不能怪她脸皮厚,她真的只是,恩,受宠若惊。

    听到姬无泪这么受宠若惊,百里长倾本来就蹙着的眉头更紧紧的蹙在一起。

    吞了吞口水,姬无泪也真是口无遮拦了,百里长倾是谁?她在他府里惦记他惦记那么几个月还天天没脸没皮的讨好他都没松动,现在就因为她替他挡了一剑或者说是她宁愿自个受伤也不愿意让自己成为百里长倾的累赘而跳马,百里长倾就感动得稀里哗啦。

    收起自作多情的推测,姬无泪见百里长倾既不承认又不否认、略略还有点恼怒的表情,掀开被子,走向百里长倾。

    随着她的每一步移动,百里长倾的眉头就更深的一皱,最后,当百里长倾的眉头皱得不能再皱的时候,姬无泪停在百里长倾面前。弯腰,脸凑到百里长倾面前,姬无泪跟百里长倾就隔着一方小矮几。

    “百里大人,你该不会真的在这里守了我两天,更该不会真的是被我感动了、吧?”姬无泪说出来的话她自己都不相信,虽然这个人就是她的顾阳,可他是一个不记得她的顾阳,她可不会认为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正卿大人会为了她那么点小牺牲精神而感动。

    要知道,她又不是第一次救他,如果他那么容易被感动,她就不会有出嫁陈国这一遭破事。

    微微后退,看着近在眼前的姬无泪,百里长倾吐字,“离我远点!”

    离他远点?这是觉得她调戏了他?还是挑衅了他?还没想清楚百里长倾这句话的意思,姬无泪便又听到百里长倾说,“你身上的味道有点重!”

    !!!

    **裸的啊。**裸的啊,百里长倾,这是在鄙视她外带嫌弃她!她好歹是一个女生好不好,她好歹也是一枚美女好不好,虽然她的美……

    想到她的相貌,姬无泪更加凑近了百里长倾,“你怎么认出是我?”对啊,出嫁陈国之前,姬兰便让她将脸洗了,如今,她的样子已经跟百里长倾认识的那个瘦黑丑的姬无泪彻底不一样,为什么在城墙上看到自己的时候,百里长倾一点都不惊讶,甚至,百里长倾一句话都不问。

    她忘记了这码子事情是因为她不照镜子忘记自己的样子,可百里长倾时刻看着自己,他不应该忘记啊?

    “你身边有我的人!”很坦率,姬无泪不知道是不是要表扬一番百里长倾了。

    “是谁?”有点咬牙切齿,她还以为百里长倾是算准了由郑国通往陈国必经这座城市,百里长倾才会选择这座城池攻击,不料,原来是她身边有细作啊!

    见冷泪这么幽幽,百里长倾一笑,“你的小花。”

    小花就小花,还用“你的小花”来称呼,意义不言而喻。

    听到“小花”两个字,姬无泪不期然便想起此“小花”就是百里长倾府邸里,伺候她的那个侍女,按理说,平民都是没有名字的,而她之前那个名字很难听,她这才帮她取了个名字,小花。俗是俗,可比她那个绕口又不知道怎么写的名字好多了。

    “我记得我回郑国的时候没有戴上她!”姬无泪说。

    “我记得她很喜欢你这个主人,所以在你离开后第二天,她便拿出血誓求我让她跟你回去。不巧,我知道周昱阳有一批礼物要送给姬兰,便把她加在了随行人员中。”微微笑着,百里长倾很享受这种主动权控制在自己手里的感觉。

    想起小花,姬无泪又想起被姬兰打发掉的那批礼物。“她现在在哪里?”

    “公主……”声音孱弱,小花端着一盆水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走进来,看到姬无泪醒过来,小花不顾百里长倾在场,径直跑向姬无泪。

    眸子一缩,看着小花,百里长倾一个眼神便止住小花奔向姬无泪的动作。

    “你怎么样了?”

    “公主,我没事,幸好在被送回周国的时候遇到正卿大人派来的人,不然我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公主了!”

    没想到百里长倾这么有人品,送人走还包人回,朝百里长倾瞥去一眼,姬无泪两眼开始冒着绯色桃花。

    一见姬无泪又开始花痴,眉头不自觉蹙起来,百里长倾淡然的收拾矮几上的竹简,将竹简装进竹箱子里面,分类放好。

    “小花,你家公主现在应该需要更多的清水,你再去多备点。”收拾好了百里长倾又贱了一下。

    眉头直抽,姬无泪抬起手臂自个闻了一下,别说,虽然春分了,可一会烤鱼一会吃螃蟹再一会滚地的,躺在床上两天,身子还真有点发霉。

    只不过,她是女生好不好,百里长倾你这么**裸的说好吗?好吗?

    哼!

    听到百里长倾指示,小花放下手中的盆,又去给姬无泪端来更多的清水。</>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七章 调戏了他,还是挑衅了他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