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四章 受囚,为奴

第四章 受囚,为奴

 热门推荐:
    机械的转头,看着一身白衣飘然的百里长倾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姬无泪怀疑自己是乌鸦嘴来着。

    “你放了他?”顺着姬无泪之前盯的方向,百里长倾问。

    “不是的,我没有放人。”百里长倾的眼神太骇人,心里有点不舒服,姬无泪敛起见到百里长倾的神采。

    “有血块,来看他伤得很严重。就算逃也逃不了多远!”弯腰检查血痕,百里长倾幽幽睨了眼姬无泪,“这次的事就算了,记得我昨晚跟你说的话,再回府,希望公主已经回驿馆了!”

    身子一颤,姬无泪愣愣的看着百里长倾走出去。

    “无泪,我一醒来就看到地上有个人,他是谁?你为什么要救他?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只要是无泪想做的,我都会帮无泪!”自外面回来,居高临下抱住姬无泪,周昱阳一脸阳光宠溺。

    有种不详的预感,姬无泪启唇,“是你救醒了那人?还把他送出去了?”

    抬头,双手抚着姬无泪脸颊,周昱阳一脸得意,“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小泪要怎么谢我?”

    “谢你?我哭一个给你看如何!”

    做人嘛,就要死皮赖脸死乞白赖!像她姬无泪一样就行。

    百里长倾不是要她收拾包袱自个走吗?姬无泪就是当做没听到不存在,愣是赖在百里长倾的府里住着。

    白天腆着脸去找百里长倾下棋,晚上如同在自个家里散步一样出入湖中亭。

    总之,只要是能看到百里长倾,能讨好百里长倾,姬无泪都乐此不疲。

    当然,既然知道百里长倾有一大堆的男宠侍女,姬无泪自然要努力守卫百里长倾的贞操。幸好,百里长倾只喜欢收人,只喜欢在清晨陪各大美人们叙叙,并不滥情。

    想起她伤还没好那会,知道百里长倾美人众多她伤神好几天,要不是其中一次听到府里侍女聊起殿中的八卦,姬无泪还不知道她家顾阳虽有美人千万,可从来都洁身自好。

    而在那千万之中,除了少数两个,这府里的所有美人都是自荐进来的。并非百里长倾搜罗而得。

    这不,知道府里最近多了一个缠着百里长倾的郑国公主,府里的自荐美人一个个跳出来。

    眼前,就气势冲冲来了一个。

    “大人今早准备来我殿中,听说是你半路拦住大人?”人比花娇,一身艳红衣裳的丰腴美人冲向姬无泪,挺了挺傲人的胸部,美人绕着姬无泪走一圈,鄙夷的盯着姬无泪的平坦,“我当郑国公主会是多么美,原来是一个黄毛丫头,公主殿下,你何时成年?我认识很多权贵公子,待你长发及腰,我帮你介绍如何?”

    “既然你认识这么多权贵公子,何不给自己留一个?要不然等到百里大人不要你们,你们还有个选择。”听着女子的话,不期然想起湖心亭那晚百里长倾说过的。他的美人个个貌美如花,而且妖娆多姿,就她这么干瘪枯瘦,她是如何都入不了他的眼。

    “你竟敢诅咒我被大人抛弃!”美人听出姬无泪的意思,气愤之下恼羞成怒。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红唇轻吐,她只想好好陪在顾阳身边,像他以前守护她一般守护他。这是她在异世空间活下去的两个目标之一。

    美人出掌,气势汹汹。

    “梅儿,我从不知道你如此粗鄙!看来平素在我面前的温柔善良是装出来的。即刻回去收拾你的东西,明日我便派人送你回国!”扼住美人凌空的手腕,百里长倾冷声说道。

    梅儿?她是梅兰竹菊四大姬妾之一?

    “念在你陪我这些年的份上,此次回国,我会托蔡侯帮你觅一门好亲事,如此一来,你下半辈子荣华富贵不用担心。”主动进他府里的各国美人之所以会选择他,除了他的相貌身份之外,还因为凡是进了他的府,出府后都会身价百倍,为各国贵胄所趋。

    交代完,一转身,对上姬无泪满是笑意的双眸,百里长倾黑眸一沉,声音比刚才更冷,“我不是在帮你!”

    “哦!”笑得更眉眼弯弯,姬无泪应。

    看着花痴状态的姬无泪,百里长倾也懊恼自己怎么就出手了。甩袖离开,百里长倾想起最新收到的消息,黑眸森冷。

    上午被百里大人救了,按照道理,下午是应该去还礼的。

    舀起铁锅上面的黑色漂浮物,姬无泪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羊肉火锅,呷呷嘴,给周昱阳留一碗,其余直接一锅端向百里长倾。

    同样见惯不惯,看着堂而皇之闯进他书房的小人,百里长倾睨一眼,再淡若的瞥过头看自己的书,丝毫没有被美食诱惑。

    拿手扇了扇,让香气更好飘向百里长倾。很可惜,扇了半天扇得汤快冷点,百里长倾这厮依旧稳坐如山,瞄都不瞄她一眼。

    “嘿嘿,百里大人,这是最新出炉的羊肉火锅,我加了羊肉青菜还有肉丸,调料都是我这些年舍不得用的存货,味道绝对的正宗,您赏脸尝一尝……”腆着脸给百里长倾夹一块羊肉,姬无泪再就着羊肉沾她自制的辣酱,看着色香味诱人的肉片,姬无泪自信百里长倾会喜欢。

    不负姬无泪的期望,百里长倾赏脸吃了,还没嫌弃的吐出来。

    一片,又一片,好,很好,百里长倾很赏脸。

    只是……

    “百里大人,能自己吃吗?我手快酸了……”为什么不自己吃,为什么要她喂?虽然照顾他是她想要的,可也不能这么虐待她啊?她还未成年好么!

    “味道太腥,我不喜欢。”转过头没见到嘴边有羊肉,淡淡瞥过头折起两片竹简,百里长倾继续看书。

    丫的你当我笨蛋啊!真不喜欢刚才那些又进了谁口里!咬牙,再咬牙,姬无泪重重夹起最后一片羊肉,递到百里长倾嘴边,“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喂你还不行吗!”

    见有人伺候,不嫌弃羊肉腥了,百里长倾转头……

    “嗷!”一口将羊肉吃进去,姬无泪夹着两根空筷子,无辜道:“哦,我想起来,大人这时候该去例行公事了。吃肉事小,耽搁大人国事是大,无泪先告辞。”

    说着,就着碗一口饮尽肉汤,打个饱嗝,姬无泪出门。

    嗯,眼前的顾阳太嚣张了,不治治不行!

    酒足饭饱,一边琢磨今后对顾政策一边闲逛,逛到花园,突然一人闪出来捂住姬无泪的嘴,将姬无泪拖至围墙边。

    “王妹,你让王兄找得好苦!”十六岁尚未彻底低沉的嗓音于耳边响起,是姬蛮。

    “这些天我找遍各国驿馆,甚至还以为王妹任务失败被丞靳囚禁起来找过丞靳府,不料王妹神通广大,竟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就住进了百里长倾的府邸!真不愧父王对你的教导!”邪恶的将手附上姬无泪咽喉,姬蛮似笑似怒的声音愈发湍急,“你知不知道,王兄以为你死了,王兄以为你这个祸害死在了晋国!”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放开我!”祸害?她祸谁害谁了?!不想知道姬蛮对她的复杂感情,姬无泪只知道他再不放开,她脖子就会有淤痕。

    一把将姬无泪抵上墙面,姬蛮松开姬无泪,手顺着姬无泪颈部往下,继而,一把一腿抵进姬无泪两腿之间,姬蛮粗鲁的扒开姬无泪衣服。

    “你做什么?”惊恐的捂住衣服,姬无泪眸里迸出狠意。这辈子,她的一切都只会留给顾阳!

    嗤,衣服生生被撕破,姬蛮撸起姬无泪手臂的衣服,“还在?”

    顺着姬蛮的视线望去,只见手臂内侧有一粒艳红的痣。明白姬蛮的意思,姬无泪反手给了姬蛮一巴掌。

    “就算父王是准备这样利用我,可我不会任由父王摆布!我的清白我会守住!”

    “这次回去,我会带走下将军的嫡女。丞靳答应你的建议没有?”

    “他会答应!”

    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姬无泪披上,姬蛮恢复平素的冷静,“时间不多,完成不了父王交代的任务,你知道少妃会承受什么!”

    抓着披风,寒风还是吹进撕破的衣服口子。这些天,不管是因为真忙还是故意不让自己想起,她确实没想过此次来晋的任务。

    不投晋,也不从楚,她是该说姬兰不畏强权,还是该说姬兰野心滔天?

    “无泪,我父王称病,我必须回国了。可我舍不得你……”带着一身寒气,姬无泪一进门就被一抹蓝色华服抱住。

    小身子支撑着周昱阳的身体,姬无泪一滞,继而将冰冷的身子往周昱阳怀里缩。

    “嗯,我也舍不得你。”

    “小泪……要不然你跟我一块回国吧?我跟父王说,我要跟你定亲,等到你及笈,我便娶你做王妃。”放开姬无泪,周昱阳这才注意到姬无泪表情的不对劲,衣服的不对劲,手指轻勾解开披风,看着姬无泪裸露在空中的半截手臂,周昱阳眸色一暗,“谁做的?是不是那些美人公子?”

    “是我亲哥哥。”对周昱阳,姬无泪也总是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如果不是百里长倾那张比现代更俊美的脸,姬无泪甚至会怀疑眼前的这个王子才是顾阳。

    或许是离别情绪的渲染,姬无泪将自己在郑国的情况告诉了周昱阳。当然,此次来晋的任务被姬无泪隐瞒起来。

    将手炉递给姬无泪,周昱阳于姬无泪额前落下一吻,“小泪,等我……”

    看着寒风中簌簌而下的白雪,姬无泪抬手抚上额前,怔滞的回想着周昱阳的那句“等我。”

    当初,顾阳也这么跟她说,“小泪,等我,我带你一块离开他。”

    那一夜,姬无泪等了周昱阳一整夜,次日凌晨,姬无泪收到百里府的消息,周昱阳自她那里出去后直接回国了。

    等他?等他做什么?他又不是她的顾阳!

    自周昱阳离开后,姬无泪还是跟以前一样时刻追着百里长倾。

    白天,晚上,花园,湖中亭。

    只要有百里长倾的地方,就有姬无泪。

    随着时间推移,百里府都默认了姬无泪是百里长倾的新宠。

    隆冬的尾巴扫过,冬雪开始融化。

    出宫之前,她父王说过,当春花开遍山头,如果她不回去,她就不用再回去了。

    丞靳自从那次之后一直休病在家,谁去拜访一律拒绝接见。她打过郑国公主的名义,打过百里长倾的名义,甚至还打过新绛名伶的名义,可惜,不论达官显贵乐坊名伶,丞靳谁的账都不买,谁的钱色都不要。

    见不得丞靳,姬无泪就没办法进行下一步计划。

    计划不能进行下去,姬蛮出入百里长倾府邸的次数就更多。

    数不清多少次在深夜被姬蛮堵住,看着一次比一次更狂躁的姬蛮,姬无泪牙一咬,“给我三天,我绝对可以见到丞靳。”

    一个纵情酒色的人如果突然拒绝酒色,还能忍着月余不出来偷吃,那真相只有一个,他被人幽禁了。

    能于晋国神不知鬼不觉将护城大将幽禁起来的人,在一个王都里,有能力的为数不多。

    而在为数不多的人里,百里长倾最有动机和实力。

    “三天?你找到什么线索了?”依旧喜欢将姬无泪带进怀里,姬蛮居高临下将气息吐在姬无泪脸上,本来狰狞的表情一滞,勾着邪笑,伸手捻起姬无泪胸前一缕头发。

    实力悬殊她推不开姬蛮,所以这几次下来姬无泪也从不会自找苦吃。任姬蛮贴着自己,姬无泪将自己的头发自姬蛮手中抽回来,扬起小脸冷笑,“你跟父王关心的不只是任务吗?怎么完成的你们会在意?”

    “说得也是,既然如此,王兄就静待王妹的好消息。”松手,姬蛮跃身翻上围墙,手勾着姬无泪的发丝,姬蛮将发丝带到鼻子前轻嗅,“百里府住久了,王妹身上都染上百里长倾的味道,染了味道可以洗去,染了心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洗去,王妹,你说呢?”

    眸中闪着精光,看着惊呆的姬无泪,姬蛮翻身越过围墙。

    耳边,只留寂静。

    “公主,大人今晚还是留在宫中不回来。”被姬无泪鸡犬升天带上天的百里府奴婢之一——小花,风风火火冲向姬无泪,跟姬无泪报告着打听出的最新消息道。

    看着小花通红的小脸跟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得意开心,姬无泪趴在桌子上的头一歪,“所以呢?”

    “所以,公主明天就可以陪大人一整天,这样奴婢也可以被那群死丫头们羡慕嫉妒一整天。”没错,自从跟了姬无泪,自从成为百里府最受宠的姬无泪的奴婢,小花的地位一日比一日高。这个殿那个美人,谁想知道百里长倾今天心情好不好,身体舒不舒服全都得买通她,想想以前被奴役的日子,再想想现在扬头走路的生活,小花朝姬无泪投入感激涕零的眼神。

    没有公主,就没有如今的小花,所以她决定,这辈子死也要死在姬无泪身边。

    一语成真,当她满身鲜血的倒在姬无泪怀里,小花后知后觉的发现,也许她现在得到的一切,只是上天对她悲惨人生的犒赏。

    晋国新王才十二岁,所以晋国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依赖晋国正卿百里长倾。这不,小王上三天一病五天一罢朝,全国的要事就都压在百里长倾身上。

    每当百里长倾留宫中一晚,次日回府就必然要休息一天。而养成习惯的,每当百里长倾在府里休息一天,姬无泪就会风云一天。

    撑着下巴的动作淡淡收回,勾唇一笑,姬无泪回,“所以,小花你现在下去传播这个好消息吧。”

    “诺!”大声应着,小花兴奋的跑出去。

    是夜,百里长倾不回的这夜。

    根据她在百里府收集的信息,因为百里长倾一人势大、为朝中大夫不满,所以朝中有人买凶行刺百里长倾。而因为最新一次行刺就是在丞靳府,所以百里长倾才会幽禁丞靳好拷问出点东西。

    既然那么重视丞靳,百里长倾必然要亲自去查看拷问结果。而旦凡百里长倾在府,她就几乎屁颠屁颠跟着,除了两个地方,百里长倾能去的她都去过。

    百里长倾的书房彻夜有人看守,看上去倒像个幽禁人的好地方。可这么明显的派人守着,这不像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的做事风格。

    咬牙,将披风拉起来遮住脸,姬无泪摸向另一处——雾公子宫殿。

    第一次去雾公子那找百里长倾就被百里长倾赶出来,侍卫还连带被打一顿,而之后,百里长倾似乎在刻意避开什么似的竟然再也没去找过雾公子。

    突然的失宠,姬无泪相信自己的直觉,百里长倾跟所谓的雾公子绝对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人,永远都是当局者迷。姬无泪猜中了百里长倾跟雾公子有不同府里传的绯色关系,却忽视了让百里长倾突然收敛见雾公子的原因。

    或者说,姬无泪是忘了,此时此刻的自己,在百里长倾眼里不过是一个觊觎他,赖在他府里,还心怀鬼胎的异国公主。

    百里长倾待她慈善,也不过是看周昱阳八分面,姬兰二分面。

    十步一巡逻,自始自终就守得严实的雾殿今天看上去没一点不对劲,一如它之前的数月。

    趁着换班得来了一会时间,探头蹑步,小心翼翼的走着,迭地听到人声,姬无泪心下慌张,顺着半开的门闯了进去。

    “又是这么偷偷摸摸的进来么?小心被他知道了。”声音带着一股子萧索的冷清,说话的在一排镂空屏风后面。

    不知如何应付,姬无泪两世第一次做贼,心虚得厉害。

    “不过你放心,现在时候未到,百里长倾就算来我这里,也只会进主殿看丞靳将军。”轻笑着,说话的人似乎很开心,继而,是一阵水声,再继而,是走路声。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丞靳的下落,姬无泪反应过来,看着屏风后面纤瘦的男子身形,心里一阵反胃,继而,踢倒屏风,姬无泪全力朝门跑去。

    一抹红艳至极的衣服划过眼前,继而,带着水珠的美腿横出来拦住自己的去路。

    “为何是你?”男子俊美无方,看他凌厉的动作骇人的反应,明明霸气侧漏,可一双眸子却有着雄鹰折翅的忧伤。

    “为何不能是我?”嗜红,相貌俊美,身材匀称,姬无泪只一瞬便猜出男子身份,没有被逮住的狼狈,灼灼盯着对方,姬无泪勾唇,“雾公子向来不喜热闹,没想到久不出殿却认识我。”

    将动作收回,拉了拉松散的衣服,莲雾神态落寞的睨了眼姬无泪,继而径直走上屏风一旁的小榻,香肩半裸,莲雾任由未干的墨发胡乱落在胸前滴着水,“出门往左走百步拐进一个长廊,顺着长廊到尽头就是主殿,公主好走不送。”

    不咸不淡不带任何感情道出姬无泪此行的目的,莲雾说完,抬面望向窗外皎洁的圆月,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无波无浪。

    “你到底是谁?跟百里长倾真正的关系是什么?”为什么对她的出现不惊讶?为什么知道她在找丞靳?为什么又会出卖百里长倾?姬无泪咬着牙,她确定自己此刻最想知道的是他会不会伤害百里长倾。

    “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去。”无视姬无泪的问题,侧过头看了姬无泪一眼,莲雾不再言语,只给姬无泪留下一个线条优美的侧脸。

    看着全身上下透着的冷清气质,姬无泪知道雾公子不愿意说的,她再怎么逼问也问不出来。何况,莲雾不找她麻烦算是运气,她拿什么逼问他?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留在这里为什么又出卖百里长倾,但你若做出伤害他的事,哪怕自不量力,我姬无泪也绝对不会放过你!”咬牙将小腿处的匕首拿出来,对着小榻上悠闲万分的莲雾,姬无泪撂狠话。

    闻言,讥讽的勾起唇,莲雾又淡淡将头别过去。彻底的无视姬无泪。

    想说的话说完了,退出去,姬无泪看着月色,连忙朝莲雾说的位置赶过去。

    一进去,果然是丞靳。

    不比换班的大队人马,进了殿后连个守门的也没有。不多想,姬无泪一把扳住丞靳肩膀,“将军,你真的在这里!快跟我走……”

    “你真的来了?快走,你中计了,你来就坐实了我叛国的名义,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看到来人是姬无泪,丞靳一张瘦了很多的脸绝望起来,“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吗?这难道真的是天意吗?祖宗啊,你难道就这么看着我们宗族这样没落下去……”

    手缩回来,看着丞靳,姬无泪头皮发麻。

    中计?

    她这是中了谁的计?又是做了什么需要别人来设计这个计?

    想到那个幕后之人,姬无泪怔滞了。

    门被推开,身后是一群持戟的侍卫。而在侍卫之首,正是连续进宫理事、今日本不该在府邸的百里长倾。

    “大胆细作,竟敢闯我们正卿的府邸!”从未见过姬无泪的侍卫临时受命,此刻正陪百里长倾逮住细作,建功心切,侍卫的铁剑横在了姬无泪肩头。

    出剑快,铁剑划破肌肤,一股刺痛伴随着一股热流而来。

    “百里大人,为逮住我的把柄,你是不是太费劲心思了?”滞住的表情恢复过来,姬无泪低头看着颈边铁剑,唇边弧度勾得更大,“竟然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抓我一介弱女子。”

    给侍卫一记眼神,让侍卫收起铁剑,百里长倾走近姬无泪,眉头紧蹙,百里长倾薄唇轻吐,“你跟周昱阳一块进我府,又跟姬蛮纠扯不清,还能在短短时间内买通我全府的下人,在我眼里,你不是一介弱女子。”

    抬着下巴走向百里长倾,小脑袋再抬却只能抬到百里长倾的胸口,看着百里长倾胸口上的锦瑟华服,姬无泪回,“买通?百里大人确定我不是先买通了你才买通了你府邸的下人?百里长倾,今天被你撞到我百口莫辩,我只有一句话,我没想过害你!”

    蹙起来的眉更深,百里长倾微微后退一步,将视线落在丞靳身上。

    看到百里长倾的视线,押着丞靳的侍卫将丞靳抵到百里长倾面前跪下。

    “再把你的话说一遍。”

    颤颤兢兢,将姬无泪在将军府说过的话叙述一遍,丞靳抱头痛哭,一个劲朝百里长倾求饶。

    解释吗?还怎么解释?是的,她的心只埋在她心里,她的行动还没实践出来,她怎么拿一个没实际做的事说服他们。

    转身迎上百里长倾,心念着他是她寻找了这么多年的顾阳,姬无泪明知说服不了他,还是解释了。

    “我承认,此次来晋是受了父王的命令,可是我救丞靳的目的不是让他背叛晋国。晋楚争霸,郑国夹在你们两个大国之间,不投晋,就必须从楚,然而跟着一边对抗另一边,不论跟了谁,郑国都是主战场,都是会尸首遍野。我父王数年来想维持中立,可你们却陈兵边境威胁,在这种局势下,我父王只想转移你们注意力,好让郑国有几年安乐太平的日子!”没错,纵使她恨姬兰,可她理解姬兰的殚心竭虑。

    “所以,你们就唆使丞靳出战,还刻意自郑国带了金银和数名美人想贿赂丞靳?”

    眸子迭地绽大,姬无泪没想到百里长倾连这些都知道。

    咬牙迎上百里长倾的眼神,姬无泪一窒,他的眼神鄙夷不屑太过**,在他心里,她姬无泪恐怕就是一个窃词狡辩又心怀鬼胎的人。

    “那些都是在遇到你之前的计划,遇到你之后,我早就做了两全的……”

    以为姬无泪又要当众示爱,鄙夷的打断姬无泪的话,百里长倾抬手给了侍卫一个手势,继而,冷冷看了眼姬无泪,百里长倾折身离去。

    “打入地牢。”

    耳边,就只有百里长倾依旧不咸不淡不缓不急的声音。

    新进宠姬一朝打入地牢,百里府沸腾了。

    兰竹菊,风**,除了被赶走的梅和不爱热闹的雾,百里府邸的六位拥有各自寝殿的美人公子最近个个喜上眉梢神清气爽。

    听着牢外的声音,姬无泪暗暗咬牙,今日一定要撑过去!

    牢房漏水,泥巴地面泥泞得厉害,再加上之前几天的拷问,此刻的地面是找不到一片干净温暖的地方。

    这样的境况不是没有面对过,可一想起同住在这个府里的百里长倾,姬无泪便觉得往日的坚毅全被磨灭。他,他是她最爱的顾阳,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而不管不问?

    “啧啧,听兰菊说牢里肮脏污秽得厉害,没想到进来还是挺干净的嘛。”又是一个妖娆美人,来人在来之前似乎换过衣服,就一身素锦的灰黑色,可哪怕就一身素色,美人依旧是面若桃花,打量完,哂笑着,美人素手一指,“小蓝,喏,公主殿下脸上还挺干净的,来,帮我加两鞭子上去添添彩。”

    闻言,姬无泪丝毫不动声色,被关的数日,她已经受刑无数,正刑之外,死刑也没少受。此刻听到美人毫无创意的要动刑,姬无泪嘴角勾出讥讽。

    “你笑什么?”捕捉到姬无泪的讽笑,美人戾色发怒。

    “这里的哪样我没受过,这些刑具染的都是我的血。如果想让我觉得痛苦,你是不是要想些新意来?”仰头看着美人,姬无泪继续提示,“听过明朝十大酷刑没有?哦,那些都是致死的方法,你们还没得到百里长倾的同意不敢轻易杀了我……”

    “谁不敢杀你!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国的公主,还是一个乳臭未干却色胆包心的黄毛丫头!百里大人今年多少岁,你一个黄毛丫头多少岁,你竟然敢觊觎百里大人,百里大人早就厌恶你了,此刻你又被百里大人揭穿了阴谋,不信大人不杀了你去辱。”

    辱,对,在他眼里,她的喜欢就是一种屈辱。

    沉默,姬无泪附上自己脸颊。手指轻轻移动,姬无泪想起那夜娘亲跟她说的话,“若一日没得自由,便一日不可洗去脸上药物”,她娘亲,早在带着她回宫之前便用药物遮去了她原本容颜。

    “对,我不如你们美!”放下手,对上美人,刻意强调“你们”二字,姬无泪忍着周身在叫嚣的痛道:“可我比你们年轻,十年后,三十年后,当你们年老色衰,蹒跚于行,我姬无泪却是风华正茂,身手矫健。能搀扶着他一块看夕阳的人是我,能拥护着他看满天繁星的人是我,能照顾他持笔卷书的人也是我。”

    话落,门外一个人捯抽一口气,似乎是被姬无泪这么豪迈大气的笃言吓到。

    “在对百里长倾的那份情意上,我爱的毫不比你们少。”咄咄出声,姬无泪不怕吓人。

    “啪啪”迭地两声击掌声,是不爱凑热闹却凑了热闹的雾公子。

    依旧一身快燃烧起来的红,莲雾墨发披着,每走一步便给华服染了污秽。

    落于姬无泪面前,莲雾俊美的脸只轻轻凝眉,美人便瑟瑟退出牢房。在姬无泪之前,雾公子是百里府邸绝对的宠。

    “他打你下牢,对你不闻不问,你为什么还对他不离不弃?”

    “他是我活在这里的原因。雾公子来这里应该不是为了泄愤的吧?如果不是,能不能给我点食物和药?”

    看怪物一样看着姬无泪,莲雾眸子轻动,溢出笑意,继而给身后侍人一个眼神,侍人便捂着嘴将托盘搁在地上。

    “雾公子,你的侍人有肌肉抽搐症?”捡起一个木瓶轻嗅,感觉是药,姬无泪一股脑将药抹在不是很尴尬的伤口上,再抓起托盘上的牛肉咬了一口,完全一本正经问道。

    “或许是的。”不像别人这么排斥姬无泪,莲雾弯腰,给姬无泪端起一尊水,“你准备怎么办?百里长倾似乎不准备放你回国呢。”

    咽下去,姬无泪绝对的不着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他最缺的就是人,要不,你先把自己变成他的人再说?”

    “雾公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要离你远点?”看着近看更一发不可收拾俊美的莲雾,姬无泪蹙眉,“你美得令我这个女人都快窒息了!”

    被姬无泪一副嫉妒羡慕恨的真切表情取悦,莲雾眸里的笑意更浓,竟然轻笑出声,吓得他旁边的侍人又抽了一口气。

    “嘿嘿,别笑,你走的是冷清路线,笑不符合你的设定。”继续填肚子,得闲开开玩笑转移自己注意力,姬无泪不得不说,莲雾给她的药好痛!

    “晋楚争霸已经不是一朝一夕,他身为晋国正卿,替晋国完成这个任务是他的职责。如果你想活着走出这个牢房,你只有一个选择。”收了大笑,意味深长看着姬无泪,莲雾温和道。

    眸子轻转,姬无泪在考虑。

    “你想等郑国派人来救你?还是你想等周昱阳?”道出姬无泪所有的底牌,莲雾道启唇,“你才这么小,或许你很聪明,可你不了解百里长倾在这个时代的权势有多大。别说是姬蛮和周昱阳,就算是郑国和周国联手,只要百里长倾不答应,郑周灭了也救不出你,在晋国,在这个时代,百里长倾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他头上还有一个人。”一直知道百里长倾权势滔天,可没想到他一人可抵两国!

    “他头上的那个人是当今的晋王,可他也只是名义上的,实际上,百里长倾是晋国的无冕之王。”

    晋王,十三岁,由百里长倾扶持登基,至今登基不足一年。

    “跟我一个黄毛丫头说这么多,雾公子,你身为百里长倾的人,似乎没必要对我这么贴心。”虽然莲雾之前是提醒过她别去找丞靳,可他能知道百里长倾设了陷阱等她,可见他跟百里长倾的关系有多密切。

    “我等的人既然不来寻我,我是不是得脱身去寻他?既然要脱身,恰好又让我找到一个可塑之才,我为什么不及时脱身?”提到那个人,莲雾冷清的面上多出一抹暖色,艳红的衣裳也显得匹配他很多。

    犹豫一瞬,继而将手给他,姬无泪以为自己真的可以踏出牢房,却没料到世事无常,她自打遇到百里长倾,似乎就是来还血债的。

    丞靳被人救出,还真带着兵符跟南边楚军交了火。身为晋国将军,没有缘由就野蛮攻打楚国,一时之间,各国声讨晋国的名人志士层出不穷。

    才被抬出牢房不到半天就又被抬进去,是该怨丞靳出逃的消息被瞒得太好,还是该怨莲雾没及时得到这个消息?

    折腾半天,药效总算是开始发挥了。伤口不再血肉翻开的痛,可在秘处的伤口因为没空间换药,依旧在一拨又一拨的纠扯着姬无泪的痛神经。

    正送走一脸歉意的莲雾,又迎来这个府邸的主人,姬无泪将痛忍下,跪坐了身子对上百里长倾。

    “听说你蛊惑了雾带你出去?”一进来便是不带一丝情绪的问话,百里长倾待她果真没有任何特殊。

    那些日子,看来都是诱她入网的把戏。

    “既然你都这样认定了,为什么还来问我?”吃着莲雾带来的食物,姬无泪努力嚼着,这样才可以压住心里泛出来的酸涩。

    “郑国带走晋国的两位将军,煽动了两次纷争,却让这盆脏水扣到了晋国头上,让晋国为各国辱骂,你身为郑国公主不觉得该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什么?”阴厉的声音,带着潜露的戾气,百里长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该是这样的真面孔。

    “所以,你想做什么?”歪头一问,姬无泪眨眨眼,露出十三岁孩子该有的纯真。

    “府里已经不能留你……”不带一丝嗜血戾色,百里长倾神色淡淡,“十日后就是诸国会盟,你会跟我一道参加。”

    “是要带我去参加审判?还是直接把我交给他们处死?”诸国会盟,带她去?姬无泪不知心里是番什么感受,就望着这张熟悉而陌生的脸一刻不离开。

    他是她等待了这么久的顾阳啊,可他真的是她等的顾阳吗?

    同车同行,同食同寝,除了手腕那一圈铁链外,姬无泪真怀疑自己还是百里长倾最宠爱的姬妾。</>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受囚,为奴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