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求别打脸)

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求别打脸)

 热门推荐:
    “不!我要陪你,如果你不在,我活下去也没意思!”冷铭泽或许是她唯一的怀念,可是,她已经亏欠冷毅太多,几次分别,她都已经耗尽了精力,这一次,哪怕是老天爷,也阻止不了她。

    看着冷泪坚定的眸子,烦躁的吸了几口烟,冷毅将剩下的烟扔到地上,任它一点点烧起地毯,最后灭掉。

    一手掐住冷泪的下巴,看着冷泪吃痛的眸子,还满满的都是坚定,更加的烦躁,冷毅相信冷泪这么说,没有瞒着他,就是逼他别放弃,继续努力,可他更相信,冷泪能说出陪着他一起的话,是绝对会做到。

    因为,如果冷泪被病魔折磨,他或许也会跟冷泪做出一样的选择。

    似乎没见过这么一对诡异的夫妻,丈夫出轨竟然是为了妻子好,而妻子跟过来不是为了捉奸,更不是为了掐架。有点没转过来,女人见今晚没有的玩,便捞起衣服穿上,然后甩下一句“你们好好聊”便离开,离开的同时,竟然好心的替他们关上门。

    看着门,看着冷泪,冷毅邪狞的勾了唇,拉过冷泪的手,将冷泪抵在刚才女人躺过的地方,“是不是要我跟以前一样做点什么伤害你的事,你才会恨我,从而离开我,甚至跟我离婚?”想到那个秘密,冷毅有种就让世界末日快来的黑暗心理。

    “冷毅,你这样做有意思吗?”以为冷毅说的不过是再骗她一次,再说一次不爱她,冷泪眸子一沉,替冷毅心疼。

    都说身体残疾的心理也会残疾,冷毅觉得这话很正确,因为,自从冷泪说要陪着他一块死,他的心理就畸形了,就残疾了。

    “有意思!我现在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寻找意思!冷泪,这是你逼我,记着。”

    不想看着冷毅这么一副样子,微微抬起后背,冷泪双手圈住冷毅的后背,紧紧抱住冷毅,“冷毅,别这样,你这样我的心好痛。”

    “好痛?那就再让你听一听更痛的话。顾阳死了!”眸子狰狞,冷毅唇角有着冷笑,“顾夕进了疯人院,唐燕被我扔进了非洲丛林,叶臻比较幸运,逃了出去,可据说他在美国的红灯区,日子过得如老鼠一般。”

    这些,都是五年前冷泪再次自他婚礼离开,他第二天下的手。

    “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会截肢?为什么会同意截肢手术吗?你知道的那些只是一半,而真正的真相是,我的手,这只截断的手,亲手将铁锥刺进了顾阳心脏,他临死前,拿废铁刺穿我的手掌,因为那一下,我的手感染,我的遗传病才被发现。”说出这一切的冷毅似乎不是冷毅,但似乎又是冷毅,能跟京城四家抗衡,并且还全身而退,彻底掌权,冷毅从来不自诩干净,但是,冷泪却不知道,冷毅会这么肮脏。

    “冷毅,就算你想赶走我,你也不用编这些谎话说给我听,你看,我一句都不相信呢……”说着,可眸底却是一片惊心动魄的震撼,笑着,笑着,冷泪狠狠着咬唇,她才不相信。

    “人被逼到一个境地,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冷泪,其实你已经信了,只是还不敢承认。想一想,为什么这些年那些恨我入骨,恨冷家入骨的人都没再出现蹦跶?想一想,这几年你有听到过萧清扬娶了顾夕的消息吗?再想一想,这些年,你听到顾阳两个字了吗?”变态的笑着,冷毅邪魅娟狂,“怎么样?如今,知道了我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还爱我?还敢跟我一块吗?”

    “……还爱,还敢!”声音带着颤抖,冷泪捧起冷毅的脸,狠狠的吻上去。

    滞着,继而,推开冷泪,冷毅眸子透着阴狠,“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不会逼我?冷泪,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被推开得太快,唇被齿刺破,冷泪唇角一阵冰凉,看着冷毅,冷泪启唇,“让我患上跟你一样的病,承受你所承受的苦,然后,同生同死。”

    “……”看着冷泪,冷毅眉头一点,一点,紧紧的,紧紧的皱起来,最后,冷毅将冷泪抱紧,“顾阳呢?你不在意了?他给了我不能给,也没有给过你的大学美好,你不恨我?”

    “顾阳……”想起那个纵使伤害过她,可如今回想起来,顾阳却自始自终没刻意伤害她,冷泪神思飘远。

    “……”见冷泪一听到顾阳两个字便真的露出不同于别人的神情,冷毅心里一阵窒息,继而,唇边弧度绽大,冷毅继续加料。

    “想知道详细细节吗?在我们婚礼的第二天,将冷铭泽抱在旁边,我派人将顾阳从外边抓了回来。很可笑吧,在他做了那么多事后,听到你嫁给了我竟然傻傻的跑到了酒店外面,似乎,能这么远远的看着穿婚纱的你,他好像也就死而无憾了似的。”他给过冷泪机会,是冷泪自己不珍惜,反正这时候的冷毅不是他,冷毅继续回忆,“既然他表现得那么深情,我就满足了他。先让他看了几遍我们亲密的照片,再将冷铭泽抱给他看,最后,你猜顾阳说了什么?”

    “冷毅,你别说了,我不听,我一句话都不想听!”掩住耳朵,冷泪觉得此刻的冷毅好陌生,好冷血,她很讨厌这么咄咄逼人的冷毅。

    一把拉开她的手,冷毅眸子发狠,“不想听?好,除非马上给我出去,并且保证之后再也别过来找我,让我自生自灭!”

    被冷毅推开,踉跄着倒下来,冷泪看着冷毅,心底渐渐生出一丝放弃的念头。

    可是,狠狠掐断那个念头,冷泪学着冷毅,也眸子发狠,“不!我说过,此生此世,再也不会抛下你,让你一个人!”

    执着,而倔强,是谁说的?他们像极了。

    所以,烦躁了,冷毅恨,恨冷泪为什么知道他的病,恨那个将他情况告诉冷泪呢人!

    而目前,这一刻,最恨的就是冷泪。

    “冷泪,别这么轻贱自己,可以说你的命是我给的,所以,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随意将它们抛弃!”手指紧紧掐着冷泪的动作,改为一点一点,越来越轻的抚摸着冷泪,冷毅抱起冷泪,将头埋进冷泪颈部。

    抬手覆上去,抱住冷毅,冷泪动作疲软。

    “我不是轻贱了自己的命,而是经历过失去,太害怕。如果让我眼睁睁看着你离开,我宁愿选择跟你一块走。”笑着谈论生与死,冷泪眼前,划过顾阳那张久违的面孔。

    紧紧闭上眼睛,将顾阳驱逐出自己大脑,冷泪紧紧的,再紧紧的抱住冷毅。

    听着冷泪的话,经历过失去,所以害怕了。

    冷毅也紧紧闭上眼睛,算是妥协。

    酒店那一夜,就像是死亡之舞,谁都想趁着断尽最后一口气之前将所有动作挥舞出来。

    凌晨,紧闭的眼睛迭的睁开,冷毅坐在床边,看着冷泪,看了很久很久,久到身体大冷,冷毅还是在盯着。

    下了决心般,自上衣口袋拿出金丝眼镜戴上,冷毅深深的看着冷泪,继而,走出去。

    酒店走廊里,戴着金丝眼镜,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拨通美国那边的电话,那边,不期然又是一阵忙碌的脚步声。

    “给你的药服用了吗?效果怎么样?”院长接的电话,苍老的声音透着疲惫,说。

    “从前天开始,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双腿,我想,很快,他们也将被截掉,在药还没全部研究出来之前。”声音里听不出情绪,冷毅淡定而从容的走出酒店。

    看了看凌晨的街道,随意左转,冷毅走进一栋大厦。

    “冷先生,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前天我们的实验室发生了火灾。”后面的话,不言而喻,院长声音更加疲惫,“可是,我们已经尽快将所有资料提出来,一些收集的药,也尽快去采购了。”

    步子滞在原地,唇边,一点一点,扯了扯,最后,终于扯起一丝弧度,冷毅声音低得更低,“可能,老天见我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太多,是不希望我继续留在世间祸害别人,要收了我。”

    “冷先生,请你理智一点,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救你,派来市的三个研究员应该在三个小时后到达,你……”后面的话没说完,冷毅挂了电话,看着挂断的电话,院长重重的叹了口气。

    实验室怎么说起火灾就起火灾,难道,一切真的是冷毅的命?!

    颀长着冷毅特有的身形,冷毅最后,站在了楼顶,看着远处的天空,想起跟冷泪在郊外的那几个月,冷毅突然勾起了唇,“冷泪,是你说好了会来找我的,我等着你。”

    这边,经历过那一个星期的争吵博弈,当冷泪以为冷毅同意了她之后,便会珍惜所有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毕竟,他们很有可能时间不多了。可是,次日醒来,满是味道的酒店,只有她空荡荡一个人在那里。

    去前台打听,才知道,冷毅凌晨便离开了。

    心中有不详的预感,冷泪疯狂找了冷毅一天,甚至去了冷铭泽的学校,可她没有找到,哪里都没找到冷毅的身影。

    之后,回到冷家大宅,便是安婉茹那顿,压根没有放下的对她的恨意袭面而来。

    “冷泪,全都是因为你,冷毅、冷毅才会跳楼自尽!冷泪,你这个扫把星,你知道冷毅为了你做过多少事吗?还是你真以为我会接受你?要不是冷毅拿自己的病威胁我,要不是冷毅拿自己的命威胁我,你以为我会让你再进冷家门?”撕心裂肺的骂着,安婉茹第一次在她面前彻底不像安婉茹。

    脑中一片空白,冷泪只回响着安婉茹“跳楼自尽”四个字,“不可能!冷毅那般的人,他不可能会自杀?不可能……”

    “就算冷毅原本不可能做出那些事,可有你,在,又有什么不可能!冷泪,这些年,你知道冷毅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吗?白天陪着冷铭泽,夜晚,他便将自己锁在房里,你以为他是真的怕死才会选择那条最不可能选的路?我告诉你,你错了,冷毅是为了你,为了他可以求生,为了你,他也可以求死!要不是你这些天逼着他,他会放弃所有希望?”安婉茹歇斯底里,冷泪却笑了,听着安婉茹的话,冷泪却觉得一切根本不是安婉茹说的那样。

    “外婆,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我叫你外婆,而不是妈。你不是冷毅亲生母亲,你从小也没给予过冷毅多少母爱,所以你不了解冷毅,至少,你没有我了解。”笑着,冷泪至今没落一滴泪。

    冷泪的笑刺痛了她的眼,刺伤了她的神经,安婉茹大骂冷泪疯了,竟然还笑得出来。

    冷泪还是在笑,笑着说,“你们都不知道,昨晚,冷毅还答应了我,说会等着我,说同意了我陪着他,今天,冷毅只不过是先走了一步,他在前面为我探路,他是在等着我。”

    听到冷泪这么说,察觉到冷泪的不对劲,一旁一直吸着烟的冷相齐迭的跑过来,而冷泪却先一步跑开,径直上了冷家大宅的阁楼。

    很小很小的时候,冷毅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的时候,就喜欢牵着她的手带她上楼来,晚上看星星,白天看蓝天和白云,小时候,那个阁楼的窗户是那么大,如今,看着小得容不下一人进去的窗口,冷泪嘴角还是挂着笑。

    她没有看到冷毅的最后一面,也不准备去看,因为,冷毅的面孔深深陷进她的心里。就算轮回转世,就算物是人非,她也相信,自己一定会认得出冷毅。

    “冷泪,你要做什么?你快开门!”拍着门,冷相齐的手劲一下比一下重,之后,似乎听到了打电话的声音,真是难得,冷相齐跟安婉茹向来是沉重冷漠对她毫不关心的,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让她看到他们这么为她慌乱的一刻。

    “外公,冷铭泽就交给你们照顾了,告诉他,我跟冷毅没有抛下他,我去陪他爹地了。”

    耳边,声音似乎被放空,冷泪什么都没听进去。眼前,似乎出现十七岁的冷毅,二十七岁的冷毅,坐在车里等她放学的冷焰,坐在办公椅后面签字的冷毅,还有,愤怒着眸子,恶狠狠巴不得一口咬断她喉咙的冷毅。

    “此生若不够相守,来世可再修吗?”看着空中的冷毅依旧一身黑色西服,眸子淡淡,但眸底却有着她其实一直都看得见的宠溺,冷泪启唇,是希冀,也是恳求,更是祈祷。

    《完》</>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求别打脸)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