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五十八章 还是老婆好

第五十八章 还是老婆好

 热门推荐:
    冷泪知道冷毅有病,也知道冷毅的病很严重,可是她不知道冷铭泽也有。

    看在病床上紧紧阖着眼睛的冷铭泽,冷泪将视线落在冷铭泽头边的黑框眼镜上!

    刚才,医生说,冷铭泽的病已经开始严重,跟冷毅的不同,冷铭泽第一次蔓延是蔓延到眼睛上。虽然病会让冷铭泽只觉得眼睛近视,但跟近视不一样,冷铭泽视网膜都已经开始脱落。

    “我马上会安排冷铭泽去美国的医院,放心,那家医院我半年前就安排好,现在过去,正好用到。”跟冷泪这么说,冷毅看着病床上的冷铭泽,眸中也一片心疼。

    “你是不是也一起去?”轮船上回来,冷泪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下,现在披着冷毅的衣服,冷泪回想起轮船上的一切,心似乎还提着。

    不管是自己,还是看到冷铭泽倒在船板上的时候。

    “恩,过几天,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眸子闪过其他,冷毅扯了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没注意到冷毅眸底的其他东西,冷泪看着冷铭泽,上前握住冷铭泽的小手,“妈咪对不起你,铭泽,妈咪今后一定会将你失去的五年补偿给你。”

    看着冷泪的背影,上前覆上冷泪的肩膀,冷毅按下冷泪肩膀,“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他出事。”

    “冷毅,你一定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出事!”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冷毅身上,冷泪说。

    “爹地……”醒过来,冷铭泽眸子动了动,看到冷毅在旁边站着,还揽着冷泪,一张小脸惊呆了似得,“冷泪,你怎么也在这里?”

    撇撇嘴,冷铭泽隐约猜到是他老爹的阴谋得逞了。

    暗中给冷毅使眼色,冷铭泽似乎忘记自己昏倒的那一段。

    “我是你妈咪,我不在这里我要在哪里?”笑,冷泪想让自己也忘记冷铭泽昏倒那一段,不想让一个六岁的他背负太多,“前天敢偷偷帮着你爹地躲妈咪,冷铭泽,今天中午妈咪给你做的饭,妈咪要罚你全吃光!”

    “哼!谁让你不搭理爹地,不理会爹地对你的心意。”嘟着嘴,冷铭泽坐起来,接过冷泪喂上前的温水哼哼。

    揉着冷铭泽头发,冷泪看着气哼哼的冷铭泽,便坐在床边陪冷铭泽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

    见到冷泪跟冷铭泽聊得很好,冷毅退出来,走出病房。

    “冷先生,你们的病我们实在是查无先例,如果你们愿意试一试,我们可以找到几种延缓发病次数的方法。只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冷铭泽才六岁,如果要试试我们的方法,他就要吃苦头,甚至,那些苦头是一般的成年人都未必能吃得了的苦。”拨通市最初诊断出冷铭泽会畸形的院长电话,院长说。

    听着院长的话,冷毅情绪还算平静,至少,面上没有太大的变化。

    “我不会让他吃苦,你也说了,他那么小,才六岁,他应该有一个正常人的童年,应该有一个正常孩子的生活。”淡淡拒绝院长,冷毅毫不犹豫。

    “冷先生,你这样……”

    “我想把我的治疗方案给他,你觉得可行吗?”早在知道自己有遗传病那一年,冷毅便着手准备了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案,之所以彻底放弃冷氏将冷氏交给冷焰,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他没时间,如果他想与病魔斗争,那他就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尝试大量的治疗方案。

    毕竟,他的病全世界都很少见,没有治愈的先例。

    听到冷毅的提议,院长那边陷入一阵沉默,如果冷毅将自己准备了几年的治疗方案让给冷铭泽,那么冷毅便没了医疗器械,没了他准备几年研发几年的药物。

    相当于拿自己性命换了冷铭泽的,院长感慨冷毅有一颗这么伟大的父爱之心,可身为医者,他却不愿意看着一个生命为了拯救另一个生命牺牲。

    “冷先生,我们之前所有的治疗方案设计都是以三十多岁的你为实验对象,如果你想让出自己的治疗方案,冷铭泽可能会有我们意料不到的危险,你要想清楚。冷铭泽还小,既然他能熬过六年,也许他也能熬过二十六年。”还是不忍,院长提醒冷毅道。

    “我说过,我不希望他的人生跟我一样,感受不到任何温暖。”冷相齐安婉茹从来没给过他温暖,他的一切温暖都是自己取得的。

    见冷毅态度坚决,剩下的话没再说出来,院长长长叹息了一声,便挂断了两人的通话。

    回到病房,冷铭泽已经跟冷泪打成一团,看着冷铭泽不断擦眼睛眨眼间,冷泪心一疼,捂住冷铭泽的小手,“眼睛不舒服的话妈咪帮你吹,手上有细菌,你别乱揉。”说着,温柔的凑过去,冷泪温柔的帮冷铭泽吹着眼睛。

    看着这一幕,唇角轻轻上扬,冷毅走过去,一把揽住冷泪的腰,“这么温柔贤惠,怎么没看到你这么对我?”

    “爹地,你吃醋了?”眨眨眼,冷铭泽可没忘记之前冷毅说冷泪吃醋的事。

    “说到吃,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做点东西。”笑着,冷泪对上冷毅,“上次给你们准备了两顿饭全被你们逃掉,这一次再敢逃,我也会疯的。|”灼灼盯着冷毅,冷泪是真的怕了。

    只要体会过那种失去,相信没有人会不怕。

    看到冷泪眸中浓烈的害怕和担心,冷毅满足的勾唇,手指端上冷泪下巴,然后加力道按下去,冷毅笑,“只有你也亲身体会过那种滋味,你才不会逃第四次第五次,现在,是你自作自受!”

    被冷毅这么说,低头,做势要咬冷毅,冷泪哼了哼。

    躲开冷毅的利齿,手向下,“我陪你回去。”牵起冷泪的手,冷毅睨冷铭泽一眼,意思是让冷铭泽自己乖点留在医院。

    回冷毅一个的手势,冷铭泽难得嘿嘿一笑,“爹地,恭喜你终于抱得美人归!”!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冷毅进冷泪在京城的家。一进门,门口便放着两双拖鞋,一双粉色,像是经常穿,另外一双是蓝色,吊牌还没扯下,却已经发黄,看得出来蓝色的脱鞋买了有很长一段时间。

    自玄关进去,放着一张照片,是冷泪在市和白小洛一块照的,照片里面的两人,笑容残烈,弧度美好。眼里,只有满满的开心。

    “你很想白小洛?”知道这些年冷泪都在躲着自己,所以自她离开市便没再联系过白小洛,冷毅进门第一句话,掩住那双蓝色脱鞋对自己的感动,而主动提到白小洛。

    “恩,算算好几年没有看到她了,跟她很像,都是那种没有心机的女生,对我也很好。”提到白小洛,冷泪眸中不免多了一圈蓦然,当年离开市离开得匆忙,她都没有跟白小洛道别。

    “什么时候,我带你一块回市找她。”许诺着,冷毅说。

    “好。”进了厨房,冷泪翻找着厨房里还剩下的菜,冷毅则在冷泪的小窝参观浏览。

    一圈扫下来,冷毅最后将视线定在冷泪的卧室,在卧室里,不期然,又发现了两个枕头,唇角一点一点上扬起弧度,冷毅心情很好。

    打开冷泪的浴室,浴室里干净整洁,一点都不像当年那个不收拾不做饭什么都不知道的冷家小姐。

    听着厨房传过来的切菜声,冷毅退出冷泪卧室,进了厨房,自后背抱住冷泪,“你变了好多……”

    “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你喜欢吗?”偏着头,让头能够倚在冷毅胸膛上,冷泪继续切着菜,只是动作慢了很多。

    “变得好了,可是也变坏了!”沉着眸子,冷毅紧了下冷泪的腰,“现在的你会收拾家会做饭,越来越像一个女人,而我已经不能再照顾你。”

    “现在,由我来照顾你,孩子不都是这样吗?父母年轻的时候养大孩子,孩子长大了就回馈父母。”故意将她跟冷毅的关系定性为父母和女儿,看着冷毅脸色果然黑下去,冷泪扑哧一声笑出来,“现在还不能完全体现我的作用,等到你七八十岁,老得牙齿都掉了头发都掉了,那时候我还可以黑着头发有着牙齿,如果你走不动我就扶你,如果你吃不动我就先把食物拿到自己嘴里嚼碎了喂你,至于你的光头嘛,我可以编帽子给你戴,保证把你照顾得好好的,就像你以前照顾我一样!”

    冷泪越说越起劲,冷毅越听脸色越黑。

    “冷泪,我只大你十岁,我老了,头发掉光光,牙齿掉光光,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六七十岁的老太婆跟我这老太爷一样生活不能自理。”

    “我是女生,女性比男性老得慢,到时候一定是你比我先老先掉光头发!”

    “冷泪,你再说我老,信不信我……”凑唇过去,冷毅恶狠狠“威胁”。

    “信你如何?”感受到冷毅的炙热眸子,冷泪声音也无故的软了很多。

    气氛在不知不觉间自动调好,冷毅看着冷泪,抬手将冷泪额头的头发挽在耳后,“家里一直留着两个人用的生活用品,这些年,你是不是把这个房子当做我们的家?”会想到玄关处的蓝色脱鞋,以及冷泪卧室里的双人枕头,冷毅声音低哑。

    “早在我同意跟你走进民政局,我便将自己当做了你的妻子。不管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样,不管你的遗传病会怎么样,我是你养大的,就属于你!”这算不算表白冷泪不知道,她只知道,在经历这么多,在逃过这么多次,这是她如今最真实的感受。

    凑头过去,细细的吻着冷泪,冷毅加上一句,“今后,家里该有三个人的生活用品了。”

    褪下冷泪的外套,意外的发现冷泪自轮船下来便一直没有换过衣服,此刻看着冷泪挤出来的胸跟透视的下腹,冷毅火头直冒。

    眼睛登时都红了。

    “别,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件衣服。”被冷毅这么灼灼盯着,冷泪尴尬得想将自己埋进地板里。

    “不需要,我们直接脱了就好。”说,是这么说,可是,冷毅竟然有点舍不得让冷泪脱下,手沿着冷泪光裸的后背一步一步往下滑,腿径直插进冷泪两腿之间,将冷泪抵在厨房桌面,冷毅觉得新场地,新视觉,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一股极高的激动之中。

    “……冷毅,好痒……”几年没有被冷毅碰过的身子特别敏感,冷毅的手只是轻轻移动,她便觉得浑身都战栗起来,勾着后背,冷泪让自己将害怕的心理一点点驱除,主动迎合着冷毅。

    手,有点颤抖的伸向冷毅裤裆,找不准冷毅的拉链,冷泪的手胡乱的摸着。

    被冷泪的动作刺激到,冷毅任由肿胀一点点更肿更胀,就是不自己解,冷毅有点享受冷泪的伺候。

    前奏解决,当释放那一刻,两人都陷入一阵极致的愉快。

    冷铭泽是给他找过女人,可是,他打骨子里似乎就有洁癖,他也不是没有试过接受除了冷泪以外的其他人,可每当要吻住别人的脸,冷毅便生生停住,吻不下去。

    脏,除了冷泪外,所有的女人都让冷毅有一种肮脏的感觉。

    此刻,面前的人是冷泪,是他觉得唯一干净的人,冷毅情难自持,狠狠的发泄了五年来的所有。

    “冷毅……”意识里,只有冷毅两个字,只有冷毅一张脸,冷泪宛如一叶漂流在海面上的小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驶向何方。

    只能发出单音节,冷毅侧头,吻住冷泪的唇,吞掉冷泪的所有话。

    事后,饭是没法做了,只要两人在一起,两人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到哪都想黏在一起。洗了澡,换上自己衣服,冷泪整个人全都是红痕,看着自个高领衣服,冷泪再看着冷毅一身怎么进来怎么出去的黑色西服,心里很是不平衡。

    “冷铭泽应该等急了,外卖已经直接送到了医院,我们还有一点时间。”言下之意很明显,冷毅眸子又不知道第多少次亮了。

    利索的穿上鞋关上门,冷泪走到人群里,这才觉得安全了点,“我们是还有点时间,冷毅,陪我逛超市,我要在医院给冷铭泽做点吃的。”想到冷铭泽五年都没吃过她做的饭菜,冷泪更加快了步伐。

    幽怨的瞪着冷泪风一阵的背影,冷毅只能加快脚步,然后精确的在众人手之中牵住冷泪的手,将冷泪拥进自己怀里。

    在超市里,冷毅推车,冷泪选锅。

    “冷毅,你看这个电饭锅怎么样?”

    “可以。”

    “那这个呢?”

    “还行。”

    买米的时候。

    “冷毅,这种米熬粥冷铭泽喜欢吗?”冷泪问。

    “不知道。”

    “那这种呢?”

    “不知道。”

    买菜的时候。

    “你想吃什么菜?”知道冷毅在闹什么心理不平衡,将话题引到冷毅身上,冷泪有点疲惫的问。

    瞬间来了精神,冷毅眼睛朝肉区瞥了瞥,轻轻动唇说,“糖醋排骨,酱香牛肉。”虽然他不是真的喜欢吃那两样,可想起冷铭泽上次吃得津津有味他没吃,冷毅心理确实不平衡。

    看着冷毅灼灼的眸子,冷泪无奈的走向肉区,捡起两盘肉。

    在冷泪脸上狠狠“吧唧”一口,冷毅眸中暖暖,“还是老婆好!”

    “连儿子的醋都吃,冷毅,你退化了!”笑着瞪冷毅一眼,冷泪眸中也暖暖。

    之后,回到医院,冷泪用一个电饭锅加上调料,做出了一锅清香蔬菜粥,和一盘糖醋排骨和酱香牛肉。

    看着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小口喝粥,冷毅肉越吃越起劲,冷铭泽越喝越没气,冷泪终于看不下去,走到冷毅面前,直接将冷毅面前的盘子给端到外边的护士台上。

    “你在这里吃!”看着冷毅,冷泪毫不留情的说。

    “……”没说话,眸子幽幽,冷毅心情有点不好了,“冷泪,你这是区别待遇!”

    之给冷毅留下一个背影,冷泪哼了哼,“儿子现在生病,他是老大。”说完,进了病房,冷泪便笑出声。

    刚才一直跟冷毅求饶让冷毅饶了她冷毅不听,现在,该是她报仇了。

    “妈咪,你奸笑的样子没有爹地奸笑得好看,爹地是眸底染笑,整个人看上去笑得高大上多了,而你笑出八颗牙,整一个市井大妈。”嘴不留情,冷铭泽没有良心的讽刺冷泪。

    被自己儿子数落,一栗子落上去,冷泪动作柔得不像敲栗子,“妈咪这是帮你,你竟然还反过来帮你爹地,你这个白眼狼。”

    “妈咪,你确定你所有东西都是用一个电饭煲做出来的?为什么,我碗底有这个?”扒开小米粥,冷铭泽夹起粥底的一块排骨,问。

    怔住,继而,想通什么,冷泪眸中一片感动,“你爹地以为妈咪不让你吃肉,便在你碗底偷偷放了一块。”说着,将茶几下面的一个饭盒打开,冷泪说,“可是你爹地不知道,妈咪也舍不得让你光喝粥,也给你留了一块。”

    看着碗底的排骨,再看着冷泪手中的排骨,冷铭泽推了推眼镜,小眼氤氲。

    第一次,有爹还有妈疼,这种感觉真舒服。</>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五十八章 还是老婆好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