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五十五章 gay吧

第五十五章 gay吧

 热门推荐:
    “怎么不说话?”冷泪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不耐烦?无奈?蹙眉,冷毅眸子深深。

    轻轻呼出一口气,冷泪有点纠结,“我说了你又生气,为了不气你,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是的,冷泪有点无奈。

    见冷泪这么说,眉一挑,冷毅低下头,离冷泪一拳之距。五年不见,冷泪跟以前比少了丝稚嫩,多了丝妩媚,更何况,此刻冷泪穿着套装,发丝凌乱落在前额,上袒下露,整个人更有种凌乱美。

    侧头,将吻落上去,可在落上去的瞬间,冷毅便后悔了。

    可恶!

    他说过要放弃的,他说过要远离她的,可是,为什么做不到?为什么,他停不住?

    察觉到冷毅的气息有点不稳,甚至是越来越暴躁,冷泪虽然不知道冷毅的暴躁来自哪里,可她想安抚他,她希望,他能开心。

    主动贴上冷毅,冷泪自冷毅身后,将双手圈了上去。

    及时刹车,冷毅猩红着眸子,低看下身的冷泪,冷毅哑声,“原来你今天送饭是幌子,男人才是真!”冷笑,冷毅狠狠将冷泪推开,自己转身坐到桌子后面。

    将自己的动情看作是冷泪的,冷毅将对自己的恨意转移到冷泪身上。

    “昨晚冷铭泽苦苦求你,你都不肯说一句话,今天先是疯狂的找我,再是无事献殷勤给我们送粥,冷泪,你到底在打什么注意?还是,昨晚你发现了什么?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差!”

    看着宛如王者一般坐在桌子后面的冷毅,冷泪忍着后背的疼意,站直身子,“你的手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我只想将我人生剩余的时间都给你们,毕竟,是你养大了我,养大了我们孩子。”

    笑着,冷泪虚弱一笑,“我知道你恨我,所以,以后除了送饭时间,我不会找你。”说着,冷泪打开门准备出去。

    却看到脚下的冷铭泽,揉了把冷铭泽的头发,冷泪笑着对上冷铭泽,“下次想吃什么直接告诉妈咪,妈咪给你做,不过,下次可不许来这么晚,这么晚过来,饭菜都冷了。”

    一把拍掉冷泪的手,恶嫌着瞪着冷泪,冷铭泽这是遇上冷泪以来第一次发飙。

    “谁说你是我妈咪?冷泪,如果你只是因为可怜我爹地才来送饭,那么我们不稀罕!”说着,几步走过去,冷铭泽两只小手将茶几的酱鸡爪和糖醋排骨全都推到地上。

    “爹地,我们不吃这个女人做的饭,我们出去吃!”小人走到冷毅面前,冷铭泽说。

    眸子幽黑,冷毅没说话,最后,抱起冷铭泽,冷毅将冷铭泽抱到茶几旁坐下,夹起一块排骨,冷毅给冷铭泽喂到唇边。

    看着到唇边的肉,冷铭泽眸子一乱,但没张嘴。

    看着冷铭泽想吃不吃的样子,冷毅将筷子往冷铭泽唇边送了送。

    一番犹豫,最后张嘴,接下冷毅喂的排骨,冷铭泽边吃边哼哼。

    看着父子两的互动,冷泪准备离开。

    小眼瞥到冷泪准备离开,冷铭泽突然出声,“冷毅,我觉得昨晚来找你的那个萧少挺不错的,要不,你这次换个男人追,玩一次出柜?身为你儿子,我不会介意你变成的。”说完,又哼了哼,冷铭泽故意偷瞥冷泪的反应。

    跟冷毅的反应一样,冷泪彻底无视冷铭泽。

    小小的心里受了刺激,冷铭泽看看冷泪,看看冷毅,最后,黑框眼镜背后的小眼亮闪闪,冷铭泽真的受了刺激。

    次日,冷铭泽早睡早起精神好,爬起床,按照昨日的打算,冷铭泽从冷毅手机调出萧哲号码,再拿冷毅手机给萧哲发了条短信,然后删掉。

    看着冷毅手机,早起的冷铭泽没戴眼镜,天使般的面孔,无论做怎么狰狞的表情,看上去还是很天使。

    难怪他喜欢戴黑框眼镜。

    “冷铭泽,还有十分钟,快点起床吃早餐。”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妈子当惯了,冷毅以前当冷泪的老妈子,现在就当冷铭泽的。

    一副精丝眼镜,一身黑色严谨的西服,却端着一盘早餐,在家里,冷毅的形象向来是家庭妇男跟商场精英的结合。

    假装才睡醒,坐起来揉眼睛,冷铭泽睡眼惺忪,“爹地,我的头好像有点疼,你今天不上班,在家里陪我好不好?”可怜的摸着自己的头,冷铭泽笃定冷毅会陪他。一如之前的五年。

    “是不是昨晚感冒了?”见冷铭泽不舒服,上前,手落到冷铭泽脑门,再对比自己体温,冷毅蹙眉,“我给方家麟打个电话,待会陪你去医院。”

    一番磨蹭,当冷毅快要带着冷铭泽出门时,萧哲风风火火一脸着急的出现在冷毅和冷铭泽面前。

    “萧哲,你终于来了,我爹地正准备带我去医院呢。”见到萧哲,冷铭泽眸子璀璨芳华。

    “冷毅!”曾经的仇人,以前的情敌,如今的,陌生人,萧哲跟冷毅打招呼。

    没回萧哲,冷毅睨了眼冷铭泽,将冷铭泽一把压上车。

    三人同行,生病的冷铭泽一定要占着副驾驶的座位,于是,冷毅萧哲便坐到了后座,相连的两个座位上。

    “冷总,五年来,据说你们冷氏在市蒸蒸日上,你挑人的眼光真让我佩服!”算不算恭维的话萧哲不知道,他只知道,跟冷毅这么并肩坐在后座,萧哲觉得诡异,觉得全身不舒服。

    可他又不知道冷毅为什么要找他,更不知道,冷毅为什么主动找他来,见到他却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反应。

    讥讽的勾了勾唇,金丝眼镜背后的眸子闪着讥讽,冷毅冷冷启唇,“萧少这么问,是想说你这五年日夜不分静静守在冷泪身边,连我们冷氏的情况,也只用‘据说’两个字,你劳苦功高?”

    没想到他昨晚的示好还没稀释冷毅对他的敌意,萧哲冷笑,“何必事事带刺?如果我的好心好意在你眼里都不过是炫耀,那你就当我是炫耀好了!”

    才短短一天都不到,萧哲便接二连三出现在他家,如果不是对冷泪没死心,他萧哲至于这么巴结着冷铭泽?

    眸子晦暗,闪着怒气,冷毅伸手准备按住萧哲肩膀给萧哲施压,萧哲看到冷毅动作,早冷毅一步接过冷毅的手,两手紧握,是暗中较劲。

    拿出手机将紧握的两手拍下来,冷铭泽旁观观戏,很精彩。

    “冷毅,你都知道了一切,为什么不跟她和好?你知不知道她昨晚在街上站了几个小时!”死死握着冷毅的手,萧哲偏过头,凑近冷毅。

    “这是我跟她的事,我似乎没必要跟一个外人解释吧?”也凑过去,冷毅狠狠瞪着萧哲,手腕一偏,力道加大。

    空中扳手腕,两人不分伯仲。

    牙齿咬上,手腕处快撑不下去,萧哲改变策略,手一推,推向冷毅,萧哲顺着手,整张英俊的侧脸就好像贴在冷毅脸上一般亲密。

    抓紧时间,拍下几连拍,冷铭泽看着照片里斗得厉害,看上去却极度暧昧的两人,得瑟一笑,将照片全发给一个人。

    哼哼!让你们无视我!

    “爹地,我的头突然不是很疼了,我们去商场吧,今天不是约了新的代理商吗?”不顾被他骗来的萧哲,冷铭泽现在只想去亲眼看看冷泪的表情。

    让你不稀罕我爹地,如今,我爹地可要跟别的男人好了,看你急不急!

    冷铭泽计划很美好,可后座的两人似乎斗上瘾,扳完手腕又比斗眼,看着他们,冷铭泽无奈,“爹地,我说,我的头不是很疼,我们可以去上班了。”

    “冷毅,如果我是你,我就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恢复成自己最喜欢的模样,而不会眼睁睁看着她一天天的消沉!”

    “萧哲!她是我养大的,如今还是我的老婆,我怎么对她是我的事,与你何关!”

    “冷毅,你敢不敢跟我打一架!”再度听到最残忍的事实,萧哲觉得自己心里压着的大石头突然沉上十斤。自牙缝间蹦出话,他想发泄,想狠狠揍冷毅一顿。

    “打就打!”同样咬牙切齿,冷毅早就看萧哲不顺眼!既然知道冷泪在哪,为什么五年从来没想过告诉自己!是不是这五年,他一直觊觎着冷泪!

    很有默契的,两人下车,进体育馆,脱衣服,对峙。

    扶额,看着被他们遗忘的自个,冷铭泽很想说,他才是今天的主角好不!

    可是,他一句话都没机会说,就看到冷毅摘掉眼镜,跟萧哲过招起来。

    一手扣住萧哲胯部,一腿横插进萧哲两腿之间,借着腿力,冷毅想摔倒萧哲。

    两腿死死抓着地面,将力道放到下盘,萧哲没想到冷毅不出招想一招制敌。

    “冷总,就凭一下就想推倒我,你是不是太自信了?”冷笑,笑出几分萧哲的招牌痞子笑容,萧哲说。

    “啪咔!”腿用力一撇,将萧哲两腿撇开,再一手拽上萧哲,趁萧哲重心不稳,冷毅轻而易举摔倒萧哲。

    看着近在咫尺,眸底是天生王者才有的狠戾跟自信,萧哲将闷声吃痛的闷哼声吞下,“冷毅,真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下子!”

    冷冷的勾唇,手臂压在萧哲胸口,看着萧哲,冷毅起身,松开他,“你输了!”

    单腿立到地面,萧哲坐在地上,看着冷毅,一哂,“你向来是赢家!”

    戴回金丝眼镜,走过冷铭泽,一把收下冷铭泽拍照拍个不停的手机,冷毅忘了检查冷铭泽拍照的角度,更没注意到冷铭泽拍的相片有多暧昧跟精彩,竟然只是收了手机,然后扔给司机。

    带着冷铭泽出去,坐回车里,冷毅瞥了眼冷铭泽,“说吧,今天骗萧哲过来,你的目的是谁?”

    做了坏事,心里忐忑,冷铭泽这还是头一次。

    “冷,冷泪……”确实,如果不是冷泪不搭理冷毅!说对他们父子两好是因为愧疚自责负责,他至于有后面那些反应吗?

    见冷铭泽提到冷泪,冷毅后面的话没问出来,推了推金丝眼镜,冷毅说了句“下不为例”,便合上眼休息。

    轻轻松一口气,冷铭泽一个眼神,司机顿时把冷毅没收的手机还给冷铭泽。调出照片,特意选了几张特别暧昧的“高手过招”照片,冷铭泽奸笑了。

    当看着目的地还是医院,奸笑的冷铭泽笑不出来。

    “冷总,到了!”出声,提醒句后座快睡着的冷毅,司机说着过去给冷毅打开了车门。

    冷毅没动。

    “冷总!医院到了!”又说了一句,司机看着后座上阖着眼睛的冷毅没反应,以为冷毅睡着。

    倒是冷铭泽,见冷毅叫不醒,反应激动的去够冷毅的手,结果,冷毅还是没醒过来。

    “快点去叫人!”朝司机沉着的下令,冷铭泽眸子漆黑,眸底紧张。

    医院门口昏倒,冷毅很快被安排进了急诊室。在急诊室里,冷铭泽说什么也不肯走,医生说冷毅需要立刻动一个手术,必须要直系亲属签字,可冷铭泽才六岁,没办法替冷毅签字。

    京城里,这时候唯一有资格的,就是冷泪。不再犹豫,立马给冷泪拨通电话,冷铭泽蹙眉,“爹地昏倒了,医生说需要给他动个小手术,但需要直系亲属签字!”

    “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耳边好像被谁扔进来一个炮仗,轰隆隆的,冷泪只觉得脑中就回荡着“昏倒了”三个字。

    当冷泪赶过去,看着病床上阖着眼睛的冷毅,冷泪耳边还有那阵轰隆感。

    听着急诊室医生对手术的介绍,冷泪接过手术同意书,签字。

    站在冷泪一排,看着里面的冷毅,冷铭泽六岁的小孩,看到自己爹地昏倒在自己车后,一直撑着坚强到现在。

    看着冷毅被换上手术服,看着冷毅被推进手术室,冷泪跟冷铭泽步步紧逼随。

    “小铭,你爹地还要几个小时才能出来,妈咪先去给你买点吃的,你想吃什么?”心里忐忑焦急,可看着冷铭泽紧抿着唇一派坚强的模样,冷泪心里更痛。

    掀了掀嘴角,冷铭泽冷笑,黑框眼镜后面的眼睛直幽幽的瞪着冷泪,深邃的眸底里,是浓浓的恨意。

    “我想吃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觉得我还会有胃口吃东西?”自牙缝间迸着自,冷铭泽压抑着自己的所有情绪,想到这几年他跟冷毅过的生活,想到冷毅为了他的病一次又一次败给病魔,他就想发泄。

    眼前,这个生了他的女人,这个在户口本上写着是冷毅妻子的女人,五年来为他们做了什么?

    “你以为我真喜欢你?你以为我真的这么容易原谅你?我只不过是看爹地喜欢你,才会故意演戏,告诉自己是真的想接受你!可是你呢,给你机会,我拿我们相认的机会要你回到爹地身边,我们两个人一块期待你的一句话,你吝啬得很,直到我们离开都没说出一个字!冷泪,我讨厌你!”

    顾忌前方的手术室,冷铭泽压低声音,小脑袋扬着,朝冷泪喊。

    脑袋再一次轰然声起,冷泪看着冷铭泽小脸的恨意,手指甲掐进手心里。

    滞在原地,冷泪说不出话来。

    “冷铭泽,怎么跟你妈咪说话的!”多希望,这个时候,冷毅能像昨天一样给她解围,多希望,这个时候冷毅能出来,站在她面前,就算是眸子里充满恨意,她多希望冷毅能恨着她,就像冷铭泽一样,恨着自己。

    久久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冷泪笑了。

    见冷泪笑出弧度,冷铭泽轻轻蹙眉,凡是跟冷毅待久了的人,都会学来冷毅的这个动作。

    “你笑什么?”沉着声音,有点气愤,冷铭泽问。

    “我在笑,我自己确实很可笑。把真的鉴定当成假的,把爱的人当成瘟疫一般避开,离开冷毅的那些年,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弯下腰,冷泪坐到地上,傻傻的笑,“你爹地到底得了什么病?他的手到底为什么会截掉?是不是还是因为我?”

    视线下落,落到冷泪脸上,冷铭泽冷冷看着冷泪,紧紧抿着唇。

    “爹地得了家族遗传病!这个病会让他渐渐失去四肢,最后失去生命!”让他一个六岁的小孩告诉自己妈咪自己爹地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冷铭泽这么想笑?为身份笑不出来?

    “为了拖延截肢的时间,我曾经陪着爹地三个月跑遍国内外的医院,最后,还是败给了病魔,为了延缓病毒传到心脏,为了活久一点,将我养大一点,爹地同意了截肢手术。上一次病发,跟这次一样,爹地也是昏倒。”心里的恐惧感没有人可以讲述,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强的站在手术室门口,不哭不闹,作出一副可以照顾冷毅的样子。

    眼圈浮动着泪水,冷泪心里震撼得无以复加。

    她怎么都没想到过冷毅会有遗传病,怎么都没想到过,冷毅那般的人曾经为了与病魔抗争,最后却妥协给了病魔,亲自同意的截肢。

    喉咙哽咽住,冷泪说不出话来。

    继而,站起来,冷泪跑出去。

    在医院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冷泪撕心裂肺的大哭。

    天塌地陷,海啸山蹦无异于这样。</>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五十五章 gay吧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