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 第五十四章 我是你老公

第五十四章 我是你老公

 热门推荐:
    听到冷毅这么说,手脚的所有力气都提不上来,幸亏旁边站着,要不然冷泪还真的站不住。

    扶着冷泪,注意到冷泪的所有行为都跟眼前这个男人有关,联想到什么,又多往冷毅的方向多看了一眼。

    “你别以为你是冷泪的前夫就可以带着小三过来嚣张,五年来,冷泪从没找过男人也没出去相亲,她守身如玉,连一直死乞白赖在她身边待了五年的江扬都没接受,要不是心里一直有你,你以为她真是清心修士?”扶着冷泪,自动脑补了冷泪昨天的异常和现在的反应,为冷泪出头。

    一直陪在冷毅身边没开口的冰小姐见自己被人骂成小三,一把摘下自己墨镜,“你说什么?我是小三?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词!”

    看着是明星,迎头直上,说,“你不是小三是什么?人家可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回去看看人家户口本,人家现在还没离婚呢,你就急着跟人家老公出来约会,臭不要脸的明星小三!”

    “……你,冷毅!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想跟吵下去,但又觉得掉底子,最后,怒气冲天,明星小姐走开,弃店而去。

    不顾女伴的离开,冷毅还留在店内。

    “是不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你对我的心?偏偏你自己看不到。”

    脱下衣服,离开店子,冷毅只给冷泪留下一个背影。

    “哎,你注意到没有?他的手,有一只是按的假肢,难怪他说自己是残废…………”拿着地上的发票,抬起头,惊讶的望着冷泪。

    紧紧闭上眼,调节了情绪,冷泪转身,接过她手中的发票。那是购买假肢的发票,是京城医院开的。

    想起说冷毅来京城是为了追求那个明星,冷泪回想冷毅对明星的态度,眸子一动。

    “如果你做错了很多事,伤害了很多人,你想弥补,可又觉得所有弥补都弥补不了他们受的伤害,你还会去弥补他们吗?”冷毅,来京城,你是为了看病,对不对?

    不待回答,冷泪自己回答了自己,“我错了九年,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不能一直错下去!,谢谢你!”

    一头雾水,还没问冷泪谢她什么,冷泪便恢复了工作状态。

    中午休息,冷泪征用了的煮粥神器,高价买来隔壁美女的燕窝,熬了燕窝粥。

    提着粥,冷泪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当看到冷铭泽戴着一副他的黑框眼睛走进去,并且彻底的无视了她,冷泪这才一把拉住冷铭泽。

    “丑女人!你是谁?为什么拉住我?”蹙眉,似乎真的如他所说,冷铭泽装作不认识冷泪。

    看着冷铭泽,冷泪脸皮一厚,上前捏住冷铭泽脸颊,“小家伙!敢连你妈咪都不认!你是不是欠捏!”

    眸子射着戾气,冷铭泽年纪虽小,可气势不小。

    “松手!”

    将粥打开,看着白燕散进白粥里,跟白粥难以分别,冷泪有点尴尬,“这不是白米粥,我加了燕窝,你可以带给你爹地让他尝一尝,这么多年,他一直照顾我,很可笑的是,我竟然没为他做过一顿饭。这次粥,会是一个开始。”

    看着冷泪,眸子里的戾气被冷铭泽收起来,当冷泪以为冷铭泽动容的时候,冷铭泽启唇,“昨晚我们都给过你机会。”说着,不顾冷泪举着的粥,冷铭泽走进去。

    进了冷毅的办公室,闻着一办公室的烟味,冷铭泽扬起笑脸,“爹地,妈咪在门口,她为你亲手煮了粥,你要不要喝?”

    “出去!”睨了冷铭泽一眼,冷毅说。

    没出去,小身子挤到冷毅的座椅上,冷铭泽凑唇去,在冷毅脸上“吧唧”一口,“爹地,我们再给妈咪一个机会吧……”

    “给了她机会,最后会伤心失望,甚至是绝望的人,会是我们。”

    没说话,冷铭泽小眼望着地板,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爹地,医生说过了不久,你的另外三肢都会神经麻木,你没有多少时间去跟她斡旋,我只想你尽可能的过得开心。”黑眸闪着凶狠,冷铭泽恨自己,为什么他这么小,为什么他不懂医,不能救冷毅?

    一年前,看着冷毅迫不得已截肢,他恨那个给冷毅动手术的医生,甚至想过开车去把他也撞残废。可是,他连实践自己想法的时间都没有,冷毅截肢后的一段时间,冷毅只见他一个人,谁都不见。

    年仅五岁,照顾着自己爹地,冷铭泽自己学会用电器,自己学着给冷毅叫外卖,甚至还帮冷毅洗衣服,那时候,他想知道冷泪在哪里?为什么留下他们父子两人?

    他恨冷泪,可恨之于,他更希望冷泪爱冷毅。

    他不知道什么是执着,他只知道,他爹地一直过得艰难,他想要他开心。目前很明显,要想冷毅开心!只有冷泪。

    “别担心,我会治好它!至少,会延缓它的病发时间!”遗传病,很可笑,在他知道自己不是冷相齐跟安宛茹的亲生儿子后,老天告诉他,他活了三十多年,竟然在一出生的时候就有遗传病。

    当年他父亲就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去世,留下他母亲一个人,嫂子跟弟弟,冷相齐才会跟他母亲有安宛茹说的那些暧昧。

    将担忧的视线落到冷铭泽身上,冷毅想,他知道冷铭泽还没出生为什么会被医生诊断出畸形。

    冷铭泽跟他一样,一出生就带有遗传病。他父亲没活过四十岁,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病发,什么时候撑不下去还不知道。之所以这么放纵冷铭泽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冷毅只是害怕,既然不能给他一般人的寿命,那就让他活得比一般人恣意。

    想到那些,将冷铭泽捞到自己腿上,冷毅说,“你已经很独立了不是吗?今后就算一个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好好的生活。”

    沉默,没说话,冷铭泽点了下头。

    “让她把粥送进来!”话题一转,冷毅说。

    眸子燃起希望,冷铭泽望着冷毅,立马跳下冷毅的腿跑过去开门。

    门开了,算冷泪还有点诚意,等在门口没走,冷铭泽小手一伸,“粥!”

    将粥递上去,冷泪见冷铭泽直接拎粥走人,不爽的把冷铭泽捞回自己怀里,“跟你爹地说一声,粥里放的是冰糖,很少,不腻人。”

    哼唧一声,拎着粥,冷铭泽回到冷毅桌上。

    “喏……”将盖子打开,冷铭泽用勺挖了一勺,给冷毅喂到嘴边。

    蹙眉,闻着粥的腥甜味,冷毅不准备吃。

    “她说粥放的是冰糖,很少,不腻。”小眼睁啊睁,冷铭泽转话转得一句不少。

    听到冷铭泽这么说,冷毅这才接过勺,递进了嘴里。

    “她还说了什么?”喝了粥,心情明显的好了点,冷毅问。

    “呃,她还说,晚上会给你做糖醋排骨酱香鸡爪,让你别急着回家。”瞎编着,冷铭泽琢磨待会得去找冷泪做这些菜。

    听着冷泪开窍了会来讨好他,心情更大大的不错,冷毅唇角上扬。

    看着冷毅这副得瑟样,冷铭泽不得不鄙夷了下冷毅。很想说出口的,但他忍住了。

    毕竟,也只有这件事能让他开心了。之前,与其说是他陪冷毅玩,不如说是冷毅陪他玩,是他让冷毅追那个女星,冷毅才会有后面的行动的。

    他说过,这五年,冷毅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养他,二是自己玩,自己玩,是自己去健身房玩,不带其他任何不务正业的。

    一碗粥,冷铭泽只喝了三口,其他全被冷毅喝光。鄙夷自家爹地妈咪这么不疼他这个儿子,冷铭泽噘嘴,给冷泪还保温盒。

    “喂,今晚要吃糖醋排骨和酱鸡爪,六点的时候要送到办公室来!”恶狠狠瞪一眼旁边望着他一副被萌住傻笑的冷泪同事,冷铭泽语气不善,“再盯着我,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换工作!”

    “冷铭泽!是姐姐,不能这么跟她说话!”养不教,父之过,很明显,冷毅是不决定教,只想放纵,就像他当年那么放纵自己一样,想到冷毅的养人方式,冷泪唇边绽出一抹微笑。

    没见过教训人还一个劲傻笑的,觉得冷泪脑袋有问题,冷铭泽走人。

    才走出一步!领子被人拎起来,双脚腾空,在空中划着划着,冷铭泽哀嚎,“丫丫的,是谁抓住小爷了?那个什么的,赶快松开小爷!”才来京城没多久,冷铭泽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一股子京话。

    听着冷铭泽四不像的京话,冷泪一栗子落到冷铭泽脑门,“正常用词!什么叫丫丫的,什么叫小爷,都给本……咳咳……”汗!差一点就跟冷铭泽一样爆出不该说的话,冷泪将冷铭泽转一个身,对上自己。

    “说,下次还对还懂得礼貌吗?”教孩子嘛,就要教他们礼仪道德,冷毅当严父,她就慈母,冷毅做慈父,她就要做严母,这才是正常家庭的正常模式。

    听到是冷泪的声音,没再蹦话,冷铭泽直接放声大哭起来。

    路过的人见冷泪欺负小孩子,纷纷出来指责冷泪,而冷铭泽的眼泪就像收不回来似的,冷泪越是不让他哭,越来讨好他,他就哭得越凶,越想哭。

    知道这个时候的冷铭泽就像一个正常的孩子,冷泪的心一软,把冷铭泽抱进怀里。手轻轻拍着冷铭泽的后背,冷泪说,“这五年来,你受委屈了,要你照顾你爹地,你很累。妈咪对不起你们……”

    10号最后一更

    鼻子一耸一耸的,冷铭泽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冷泪。

    见到冷铭泽这样,心更疼,亲着冷铭泽脸颊,冷泪将冷铭泽抱到收银台上,拿出店里给顾客的零食,冷泪彻底将冷铭泽当做寻常小孩。

    鼻子还是一耸一耸的,看了眼冷泪的零食,冷铭泽鄙夷,边鄙夷边接过冷泪零食,“这糖是什么牌子的?”

    揉了把冷铭泽头发,冷泪说,“妈咪牌!”

    “切!谁认你了!自作多情!”

    毫不客气,一栗子再落到冷铭泽脑门,冷泪这次动作放柔了很多,几乎只是做做样子。

    “妈咪生你的疤痕还在肚子上呢?竟然不认你妈咪!妈咪也跟你一样哭给你看!”

    更加鄙夷冷泪,冷铭泽一把跃下收银台,差点没把冷泪吓死。

    “你这个小混蛋!你没看到收银台这么高?跳下来摔着了怎么办?”喊出来,怔怔的,冷泪脑中回忆到什么,滞住了。

    “小混蛋?”她怎么就冲口而出了?因为对冷铭泽的宠溺,所以当冷铭泽遇到可能会有的伤害时,她关心,担心,忧心,而小混蛋只是她关心担心忧心的表达。

    “喂,路人,你怎么了?”推了推冷泪,冷铭泽不解。

    “你爹地以前也这么骂我‘小混蛋’,没想到,咱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冷毅,当年对她,应该就是她此刻对冷铭泽的心吧?

    都说,只有你做了父母,你才能体会到父母的心。

    而冷毅对她,又何止只是父母心?

    “笨蛋!”轻飘飘甩下一句话,冷铭泽负手走人。

    这一次没有去拦冷铭泽,冷泪随冷铭泽离开。

    眸子璀璨啊璀璨,也学着冷铭泽的样子甩下一句“笨蛋”,便过去,轻轻拍了下冷泪肩膀。

    “且走且珍惜,别再逃了!”

    下午,翘班去买菜,冷泪赶回家,全力发挥,四十分钟后,这才把糖醋排骨和酱鸡爪做好。

    分盘装好,冷泪马不停蹄又往商场跑。

    五点三十,商场换班时间,冷泪拎着保温瓶冲进冷毅办公室,她忘了敲门。

    门突然被推开,见一个头发凌乱,套装裙子低得可以露出内内,套装上衣低得可以看到深沟的女人风情万种的闯进来,冷毅办公室的三五个大老爷们全都惊呆了。

    咳嗽两声,以商场经理方家麟为首,他带着闲杂人等走出办公室。

    其他人虽然不认得冷泪,但见冷毅没说话,见女人一副熟门熟路目标准确的样子,也知道这女人是冷毅的熟人,便,都好奇着瞄过了一眼。

    当所有人走出去,办公室只留下冷毅和冷泪两个人的时候!冷毅的眸子还是跟她进来一样,要喷火,要吞噬一切。

    “咳咳,冷铭泽呢?”意识到自己冲得太急,仪容是有点丢冷毅的脸,冷泪挽起脸庞的碎发别到耳后,扫了圈办公室问冷毅。

    “你进来做什么?”眸子不爽,很不爽,冷毅声音冰冷,很冰冷。

    “……不是你让我给你做早餐的吗?糖醋排骨,酱鸡爪……”低垂着眸子,不过声音还是一切如常,冷泪觉得自己那丝低落,应该被她很好的隐藏了。

    察觉到冷泪声音的情绪,不过脸色没有降下来,冷毅拨通冷铭泽电话,“你习惯吃的菜做好了,回来吃饭!”

    挂了电话,见冷泪灼灼盯着他,冷毅眉头轻蹙,在他记忆里,冷泪很少会用这种炽热的目光看着他。

    回来吃饭,多么简单四个字,也是多么温馨的四个字,冷毅,五年来,你都是这么照顾他的?

    鼻子酸涩,冷泪上前,将菜端出来,给冷铭泽放到茶几上,自己站在菜旁边给冷铭泽摆餐具。

    看着冷泪弯腰摆餐具,眉头蹙得越来越紧,终于,忍不住,冷毅还是开口,“从明天起,换掉你身上这件工作服!”

    “我会告诉方家麟给全商场的工作人员做新的制服!”见冷泪欲言又止,知道冷泪问什么,冷毅先她一步开口解释。

    有点尴尬,整理了下衣服,看着餐具也差不多整理好,冷泪拎着保温盒走到门口方向,“以后冷铭泽想吃的菜,我都会帮他做,如果他想吃了,你可以告诉我。”

    说完,知道冷毅不想见到自己,也知道,其实今天要她做饭的人是冷铭泽,根本不是冷毅。所以,对冷毅冰冷而生硬的态度无所谓,冷泪准备走人。

    而后面,自冷泪进门,他心里便不能静下来,此刻见冷泪彻底无视他,开口闭口进门离开全部都是冷铭泽,心底,被他强行压下去的怒火,全部冲出来。

    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冷毅咬牙,“冷泪!”

    “你现在心里就只有冷铭泽?难道就没有看到我也在这里吗?”摆餐具,她竟然只给冷铭泽摆,菜,也都是摆在一个方向,一看就知道是给一个人吃。

    她,到底,到底,有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不明白冷毅的意思,看着冷毅的怒眸,冷泪问,“冷总,你是还有什么吩咐?”

    “冷总?”切齿,冷毅重复冷泪的话,“我是你老公,你却总是叫我冷总?”

    有点没反应过来,冷泪看着冷毅朝自己走来,心不自觉快了几拍,后退,再后退,抵在门后,冷泪想说,冷总,别靠这么近,我恐高。

    可还没被冷毅的海拔覆灭,冷毅将她圈在了怀里,“小混蛋是我的专属称呼,没有经过我的授权,谁准你擅自给别人用?”

    想说,那个别人不是别人,是你儿子,可没敢说出来,冷泪认错的低头。</> 小说蜜战100天:小叔太欺人 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我是你老公网址:https://www.996m.net/190_190993/76720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