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让别人知道郑田甜她已经死了也是个大问题。

    不对,如果硬要说的话也不算太难。

    “厄洛斯,等会儿你不要动手可以吗?”那瑟问。

    “如果你不杀人我也不杀,如果你要杀人,我来。”厄洛斯说。

    现在的厄洛斯是已经铁了心了要当那瑟的剑了。

    是该说她的精神彻底崩坏,还是说她仅仅是在履行自己的承诺。

    说她精神彻底崩坏是因为她剥夺了那瑟唯一的乐趣,而说她履行承诺她也之前说过确实不希望那瑟杀人。

    也许她现在就是崩坏与承诺并存,也就是这种矛盾的精神状况让她站在了那瑟旁边。

    将曹梦潋从沙发里弄出来,那瑟选择的是直接从正门坦然离开。

    毫无疑问,开门以后便是无数枪口迎着自己。

    “你们现在直接离开,我和我的人不会追击,但是但凡你们有一个人开枪,我就会让你们把所有人的命都留在这儿。”那瑟说。

    他的态度是相当坦然的。

    他在这里的威慑力他自己心里早已清楚,是威慑所有人的存在。

    如果监控可以在风翼庇护区更加普及的话,自己估计早都让公司围着打了。

    “各位,我劝你们把枪放下吧。”厄洛斯说,“我再给你们四秒钟时间,四秒钟后你们没有把枪放下,就算他履行承诺,我也依旧会要了你们的命。”

    厄洛斯刚刚从曹梦潋的鞘里摸出一把短剑,对于她来说这把武器的确足够了。

    在那瑟看来,厄洛斯至少是可以轻松应对二级丧尸的。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面对过丧尸了,少说半个月是有了。

    尸潮守卫战自己是杀了个痛快,杀了个恶心,他现在使用鸦钰不知道那个对付几级丧尸,也许使用这把武器二级就不成问题了。

    但是,就索罗塔克带回来的消息来看,按照现在这个进化速度,三级丧尸都该有了。

    2.5级丧尸已经有了轻度的智慧,三级丧尸不敢想象是什么样。

    回头自己还得想办法去找莫相离和桜落刀会的人。

    首先他得想办法解决了这个艾唐才行。

    或者说就用桜落刀会的人的刀来解决。

    厄洛斯说的话,更是没有人听啊。

    那瑟的思维速度也远比自己想象的快很多,厄洛斯也才刚刚数到二而已。

    “厄洛斯,等一下。”那瑟说,“我反悔了,我要自己来。”

    鸦钰上丝线瞬间拉紧,在刀柄落到那瑟手上的那一瞬间,整一把刀的碎片上下翻飞,在那瑟手上形成一把镂空重剑。

    厄洛斯想看他玩儿重剑,虽然他不是很熟练,但是一些花里胡哨至少还是会的。

    而且他的重剑是镂空的,所以也不至于很重不会出现那种轮开剑,反而把自己甩个踉跄的情况。

    “那瑟!”厄洛斯对于那瑟这样行为有些不满,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厄洛斯,麻烦你去把郑田甜的人头拿出来。”

    厄洛斯极其不情愿的一抬手,接住渡鸦扔给她的某颗球。

    但是没有办法,有些人就是贱,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见黄河心不死。

    那瑟接过厄洛斯递来的那颗球,用剑尖挑起了还没来得及散的头发,向前举了出去。

    势来如潮至,势去如山倒。

    瞬间那些卫兵溃逃的简直比耗子还快。

    这就是那瑟的计划。

    这些人逃走了必然会把消息带出去。

    那瑟现在就等着看郑田甜的一切会溃散的有多快。

    等到这些卫兵都逃没影了,那瑟将某人的头颅归位,随即带着厄洛斯和曹梦潋连续离开。

    然后我接下来就该考虑一下欠莫相离的刀该怎么还了。

    毕竟某人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而且是这种擅长突袭的人手。

    刚开始自己的组织必然是混成盗贼团伙,同时自己和厄洛斯不断推行自己的意志,用自己的双手整理出一个血腥而又严格的庇护区,然后直接把公司他们的雇佣军队给赶出去。

    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可以想办法把牧珂治好了,再不济就用他们上的那个**生物能武器那一套,直接给牧珂接上外骨骼和外部神经组织,让她重新可以抬起拳头。

    对了,如果是刀的问题的话,自己完全可以问曹梦潋,他和他原先的属下是不一样的,曹梦潋用的是几把短刀,而他的属下都是清一色的汉刀,如果可以找到那个锻刀匠就可以好收拾多了。

    回去赶上了迟到的午饭,那瑟就像曹梦潋询问了一下大致的情况,曹梦潋透露称那位锻刀匠是徐叔介绍的,所以现在这个问题还是得问徐叔。

    那瑟无语,徐叔这家伙现在已经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卖地图,所以现在要找这家伙简直太轻松了。

    例行的,厄洛斯跟着那瑟,路上顺手扩张了下自己的意志,收拾几个罪犯——当然这是对于那瑟自己的法度而言。由于厄洛斯不让那瑟杀人,所以某人也只是用鸦钰枪枪杆把那些罪犯的手脚打断了而已。

    所以说一路上到处都是惨叫,估计某人的所作所为也会让庇护区里相当匪夷所思。

    “这地方就是之前你说的那个线人他开的地图店?”厄洛斯问,“这线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就是个油腻大叔……”那瑟无语。

    “那我放心了,走吧!”

    进入徐叔的地图店,扑面而来的是浓烈的油墨味儿。

    “欢迎光……头领?”

    “徐叔,你现在是在我手里混了,但是你的是个什么称呼?说了多少遍?叫阿斯兰!”那瑟对于这家伙居然还没有统一过来对自己的称呼真的是有点崩溃,这家伙还真的是……

    “阿斯兰,您有所不知啊,今天上午您搞出来的事儿有点儿大呀!”

    徐叔顿时就开始喋喋不休:“您要的郑田甜的小命,先是枭龙会那边收回了对她的资金支持,安保中队撤回了他们的警卫和武器,眼镜蛇俱乐部哪边儿更是直接收回了她的所有房产。”

    “诶等等,眼镜蛇俱乐部是什么地方?”那瑟问。

    “那个地方有点儿奇怪,他们掌管庇护区四成房地产,同时几乎一大半儿的军官都是来自于他们那里。”徐叔说,“他们通过房地产赚来的钱训练雇佣兵,然后把雇佣兵投放到公司内部的军队中。”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大概也就是投放军官,然后来控制间的公司的军队。”那瑟说,“他们是雇佣兵组织是吧?”

    “的确,枭龙会,安保中队,以及眼镜蛇俱乐部这三边儿估计都没有想到郑田甜这个人竟然把是黑道大半,白道的主力都睡了。”徐叔说,“这一下子这个波澜是不小啊!”

    那瑟点点头,“徐叔,我想问你两个问题,这关系到你未来在蛇语内部的地位。”

    “头……阿斯兰您请讲。”

    “首先你告诉我,当初你介绍给捕鲸人的断刀匠是谁?第二,现在还有哪些地方比较容易偷渡?”

    《末世之诸神的黄昏》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末世之诸神的黄昏请大家收藏:()末世之诸神的黄昏。

    <!--r--></> 小说末世之诸神的黄昏 最新章节 第253章网址:https://www.996m.net/147_147837/73624643.html